2012年9月13日

12.9.12 - 2012立法會選舉之選舉結果總評──終極普選的失誤

泛民主派在本屆立法會選舉地方選區取得十五席(不包括人民力量),比建制派的十七席少。泛民主派於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取得三席,另在其餘二十八個傳統功能界別取得六席,力保政改否決權

民主黨受建制派重點攻擊,加上人民力量等團體搶票,地方議席減至四席,李永達黃成智連任失敗,陳樹英蔡耀昌都未能當選,於新界西選區全軍覆沒,原有教育界代表張文光轉戰九龍西,但得票率不足以當選。民主黨於地方選區僅有單仲偕黃碧雲胡志偉劉慧卿當選,連同區議會(第二)界別的涂謹申何俊仁只有六人當選,較上屆減少三席,何俊仁因此辭任主席民協在九龍西選區失守,譚國僑未能當選,只有「超級」議員馮檢基當選,維持「一人黨」,反映選民對「終極普選」路線不太受落
反觀不屬「終極普選」路線的公民黨工黨等表現不俗,地方選區議席有所增加。雖然陳淑莊連任失敗,但公民黨在五大選區皆取得議席陳家洛毛孟靜首次當選,而郭家麒余若薇協助下,重返立法會,而梁家傑湯家驊則順利連任,工黨也取得三席何秀蘭李卓人張超雄三人皆順利當選,與以社總名義參選的張國柱一起當選。
因不滿民主黨在政改投贊成票的原改革派、新民主同盟范國威經多年區議會歷練,終於在新界東選區取得最後一席。可是,社民連並無因「公投」得到甜頭,與分裂出來的人民力量比下去,陶君行重蹈覆轍,吳文遠曾健成更低票落敗。

民主黨屬於理想型氣質的團體,早期主張民主回歸,愛國而不愛黨,並且不時支持國內民主運動,何俊仁便兼任支聯會秘書。
價值導向是理想型氣質的核心方向,擅長傾向抽象的大原則,並不善於具體操作,容易因價值問題發生衝突,因而經常發生內部紛爭,與民主黨過去發生的事件脗合。

民主黨在地方選區失利,以新界西選區為例,大致原因有三:
1)樁腳減弱:民主黨(以至整體泛民主派)在地區資源不及建制派,建制派(尤其是民建聯工聯會)在地區組織支持下,勢力日增,而民主黨於2007年2011年區議會選舉皆出現議席大減的情況,目前只餘下四十六席,僅及民建聯的三分之一,民主黨於荃灣區議會僅有一席,離島區更從未有民主黨區議員。民主黨在缺乏地區支持下,難以與建制派打巷戰,民主黨在五區皆派員參選下,仍選擇打著重組織的地區戰,港九三區僅保一席,新界東選區減至一席,新界西選區更全軍覆沒──新民主同盟集中於新界東選區的新市鎮,不存在戰線過長的問題;反之,競逐連任的黃成智得票率比獨立候選人方國珊還要低,而民主黨在北區區議會僅餘一席,無法打地區牌,是致敗主因。這情況同時出現在新界西選區,民主黨已無地區優勢,不利於巷戰,導致李永達以985票之差飲恨、陳樹英欠七千多票才當選──建制派在新界西選區取得五席,民建聯獨取三席,工聯會和新民黨也各取一席梁志祥陳恒鑌麥美娟皆是經過精心打造的候任議員。
2)宣傳方法:民主黨是公認有能力的政黨,黨團合作無間,但缺乏獨當一面的領袖,何俊仁本身不是魅力領袖,因臨危受命而連任至今,無法與名氣十足的余若薇等人相比。李永達過往在房屋政策表現出色,但支持度被余若薇蓋過,吸票能力不足;陳樹英過往更集中在屯門區工作,難以與陳偉業梁耀忠李卓人譚耀宗媲美,知名度甚至遠低於新民黨田北辰。民主黨本應在政策策劃方面較其他泛民主派出色,但疲於奔命,選民對民主黨和民協在政改的做法有極大保留,教不少選民失望,加上名氣比不上公民黨、新民黨,製造議題不如人民力量,團結不及工黨、街工,地區組織不及民建聯、工聯會,民主黨的綜合路線難以吸引要求愈來愈高的選民。
3)回應被動:謹慎本來是好事,但也成為民主黨選舉失利的原因之一,民主黨於本屆立法會選舉受到四方八面的負面消息攻擊,疲於奔命,並且社會氣氛不重視理性討論,故此民主黨於本屆選舉被輿論牽著鼻子走。此外,人民力量反應迅速,重點針對民主黨弱點攻擊,明目張膽地搶票,但民主黨候選人危機意識不足,回應被動,終被人民力量取得氣勢,取得議席。

民主黨和民協在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的總得票率超過建制派,但地方選區表現不及吸票力強的公民黨和善於打議題的人民力量,在五區的得票率皆不及「公投派」,如民主黨於新界西選區合計只有11.77%,但公民黨已有14.48%,人民力量也有8.90%,可見民主派支持者的意願次序為:
反政改派別>「終極普選」派別>建制派

民主黨屬於「終極普選」的重要成員,因此並非最多選民選擇的類別,而地區牌、明星牌和議題牌皆被其他候選人蓋過,優勢盡失,是民主黨不如理想的主因。
然而,何俊仁已辭任主席,民主黨勢必重整策略,未嘗不是好事,也許會加強培訓工作,重點打造「80後」議政士,林立志鄺俊宇區鎮樺等人皆是有潛質的人選,只要準備充足,林立志和鄺俊宇在下屆立法會選舉擔當新界西選區主將並無問題
民主黨單仲偕重返立法會,黃碧雲胡志偉晉身立法機關,而民主黨候任議員中,胡志偉教人眼前一亮,他經多屆立法會選舉歷練後,終於可以獨當一面,是少數理性型氣質的立法會議員之一。

民協成立二十多年,但在九十年代開始衰落,而建制派資源豐厚,民協的地方支援、守衛型角色已被建制派逐步取代,被譏為「深水埗黨」和「一人黨」。
民協在泛民主派陣營林立、建制派和人民力量搶攻下,知名度較低的譚國僑於大本營落敗,民協雖有馮檢基當選,避過「滅黨」,但它確實是表現較差的泛民主派政黨。

公民黨和社民連都是理想型氣質,但模式與民主黨不同。
公民黨以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為號召,當中余若薇吸票力特強,以魅力吸引選民,且公民黨地區樁腳少,專注打價值牌,比民主黨兼顧的事情少,豁然爭取選民支持,同時吸引不認同「終極普選」派別的選民,在五區皆有議席,其中香港島選區只差4,113票便可擊敗王國興取得兩席,新界西選區則出現滿瀉現象,既不足以取得兩席,也間接使李永達陳樹英雙雙落敗,敗給梁志祥
社民連同樣以價值導向,走基進抗爭路線,但自從2010年社民連分裂後,社民連一蹶不振,原有支持者被分裂出來,被氣質南轅北轍的人民力量搶票,只有梁國雄當選,陶君行重蹈覆轍,被黃洋達猛攻,僅排第七出局。

另一邊廂,以基層工人為主要對象的工黨團結爭取民主的基層市民,與守衛型氣質的工聯會正面交鋒,團結和民主的理想型結合終使工黨增加一席,主席和三名副主席一同當選;街工梁耀忠則以葵青區長期地區服務順利保住議席。
最教人驚喜的莫過於藝術型氣質范國威,普選鳳凰至今仍有人提及,新民主同盟於本屆選舉總動員參選,專注新市鎮拉票,以鮮明的反建制形象和創意吸引選民,終於成為最搶眼的候任議員之一。
小眾泛民主派和親民主獨立候選人於本屆選舉中雖然全軍覆沒,得票率大多只有1%左右,如民主陣線麥業成、獨立候選人何家泰事旦男)、龐一鳴陳國強等,但能製造議題,可算是雖敗猶榮。

傳統功能界別方面,除了社會福利界張國柱和衛生服務界李國麟連任外,泛民主派在另外四個界別取得議席,包括接替張文光出選教育界的教協葉建源、接替吳靄儀出選法律界的公民黨郭榮鏗、捲土重來的資訊科技界莫乃光,以及被看淡的會計界梁繼昌,超額完成,彌補泛民主派在地方選區的不足。
雖然公共專業聯盟另有派員參選工程界(黎廣德)、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吳永輝)和金融服務界(甄文星),但皆敗給建制派候選人,不過,這未嘗不是好挑戰。

泛民主派有得有失,民主黨和民協在本屆立法會地方選區失利,而公民黨和工黨皆有進帳,前者有必要重整路線,以團結整體泛民主派,抗衡政府可能推行的惡法和來自建制的攻擊。

備註:「終極普選」派別有民主黨和民協,反政改派別包括公民黨、社民連、人民力量、工黨等,建制派包括民建聯、工聯會、自由黨等,盛傳獲中聯辦「祝福」的獨立候選人也屬建制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