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7日

12.8.26 - 2012立法會選舉之801何俊仁-向不公義宣戰

本屆立法會選舉新設「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全港大部份選民可以在該界別投票,因此俗稱「超級區議會」。小弟由今天起一連七天介紹區議會(第二)界別候選名單,首張名單是促成該界別的民主黨──801號民主黨何俊仁名單。

何俊仁早於1970年代就讀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時參與社會運動,當時何俊仁已積極參與保衛釣魚台運動。何俊仁於畢業後任職事務律師,除了本地律師行工作外,也繼續參與國內人士的工作,至今仍在不同層面參與中國民主運動及維權工作,包括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中國維律師關注組等,是真正的愛國者。
1980年代初,中國與英國就香港前途問題展開談判,並於1984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確認英國於1997年7月1日將香港交還中國統治,香港一度出現信心危機。
鑑於香港人出現信心危機,何俊仁等人組成「太平山學會」,並參與民主政制促進聯委會(簡稱「民促會」)的工作,推動1988年立法局直選。雖然民主派爭取1988年立法局直選失敗,但政府決定於1991年立法局選舉增設直選議席。
香港民主同盟於1990年成立,當時何俊仁在民主派圈子有一定知名度,加上律師身份在當時民主派仍是罕有,獲委以重任,與李永達一同成為持有恒利商業大廈四樓的Sound Factor Limited的代名人之一,是現在立法會選舉被指控「誠信零蛋」的起因。

1992年,立法局議員吳明欽病逝,新界西選區議席出現空缺,何俊仁代表港同盟出選,嘗試填補黨友的議席,但當時何俊仁知名度不高,被當時知名度甚高的鄧兆棠擊敗,無緣從補選晉身議會。自此他立定決心,在屯門等地區開展工作,以圓吳明欽的遺願。
港同盟及匯點於1994年合併為民主黨,原屬港同盟的何俊仁因此成為民主黨創會會員。1995年,最後一屆區域市政局選舉及立法局選舉分別舉行,何俊仁經多年部署,終於一雪前恥,順利當選區域市政局及立法局議員

回歸之後,何俊仁與其他民主黨立法局議員一樣,杯葛臨時立法會,離開立法機關一段時間,但他沒有放棄參政,於1998年首屆立法會選舉參選。何俊仁循新界西選區參選,排在李永達之後,同期參選的還有前立法局議員黃偉賢屯門區區議員陳樹英三人都是本屆立法會選舉新界西選區候選人。該屆選舉結果出人意表,民主黨在新界西選區的五席中取得兩席,連同梁耀忠李卓人,泛民主派在該選區取得四席,超乎預期。
1999年,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被解散,何俊仁等人也在同年12月31日結束區域市政局生涯。同年,何俊仁參選區議會選舉,於屯門區樂翠選區當選,於2000年1月開始區議會生涯
民主黨於2000年以三張名單參選新界西選區,何俊仁李永達陳偉業分別帶隊,當時民主黨認定若不分票,三人都有機會落敗,出現告急情況故此李永達決定過票給何陳二人,以推高其得票率。何俊仁和陳偉業都在該屆選舉勝出,李永達落敗,但他對是次選舉結果與陳偉業不同,何俊仁自此之後與李永達更為密切,反之,陳偉業對何李二人積怨日深,於2002年退黨。

2004年,何俊仁與李永達一同以民主黨名義參選立法會選舉新界西選區,當時爆出「匯標」醜聞(詳見翌日文章),而何俊仁在同年「Fountain Success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易手一事也成為對手在本屆立法會選舉的攻擊目標之一。何李二人在該屆選舉順利當選,但楊森因在該屆選舉策略失當,導致何秀蘭(現為工黨香港島選區候選人)落敗,辭任主席一職,李永達當選主席,何俊仁仍留任副主席,單仲偕則當選副主席。何俊仁在這時的排名仍低於李永達,但知名度已逐漸超越李永達。
何俊仁於2006年8月20日被多名兇徒襲擊受重傷,是回歸後首宗襲擊立法會議員案件,轟動一時,雖然行兇者已先後入獄,但遇襲原因仍未證實,外界猜測與官司有關。
李永達未能在2005年行政長官補選取得足夠提名,加上2006年初發生「真兄弟」事件,李永達放棄連任主席,何俊仁獲選主席,及後連任至今
何俊仁和李永達於2008年立法會選舉競逐連任,何俊仁又推薦於2004年跟隨參選的張賢登,分別參選新界西選區。雖然張賢登未能當選,但他是該屆選舉唯一取得超過一萬票而得票率不足3%、被沒收保證金的候選人。同年,民主黨與前綫合作,大部份前綫成員加入民主黨,包括劉慧卿等人在內,部份前民主黨成員重返民主黨,一度加強民主黨的力量。

2009年,政府推出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選舉辦法諮詢建議民主黨主張談判,自此與部份泛民主派人士不和。2010年1月,社民連和公民黨有五名立法會議員辭職,促成立法會補選,又稱「五區公投」;民主黨、民協等團體則組成「終極普選聯盟」,與政府及中央政府展開政制談判,將不和情況具體化。
該次補選的投票率只有17.1%,是歷屆立法機關補選中最低,不但遠低於2007年立法會香港島選區補選,更導致當時社民連與民主黨之間的決裂,前者批評民主黨和民協不參選「五區公投」,與中聯辦談判是「密室政治」,指控它們「投共」
政府採納民主黨在立法會選舉增設議席的建議,地區直選增加五席、功能界別增加五席,其中功能界別新增議席有所改動,原建議為由民選區議員互選選出,改為由民選區議員提名區議員候選人,交由全港所有未有功能界別選民資格的選民投票選出,這一改動被稱為「超級區議會」;至於聯盟提出的2017年及2020年普選具體安排及一次過為普選立法等建議未獲接納。
民主黨經會員大會決定後,通過贊成修改後的政改方案。何俊仁等人於六月二十三日表決時投贊成票,兩個選舉辦法獲得通過,唯鄭家富投反對票,同日退黨。自此之後,社民連激進派與民主黨和民協交惡,「投共」指控從未停止

何俊仁等人未曾放棄終極普選,但政府在政改方案通過後,對終極普選反應冷淡,難免感到被政府利用。民主黨在兩面夾攻下,加上以范國威等人為核心的改革派於同年退黨,何俊仁面對史無前例的危機,帶領民主黨重新上路。
民主黨參選去年區議會選舉,在派系紛爭持續惡化之下,精兵上陣,參選人數遠比上屆少。民主黨受到人民力量「票債票償」影響,損失一些選票,在數個選區被分票而落敗,何俊仁則受到陳偉業跨區攻擊,但民主黨的最大對手仍是以民建聯為首的建制派──建制派在2007年區議會選舉告捷後,氣勢如虹,街坊工作有增無減,終再度擊敗泛民主派,並將差距擴大,民主黨僅得四十七席,泛民主派合計也只有八十三席

鑑於曾蔭權卸任,唐英年梁振英分別於去年尾宣佈參選行政長官,泛民主派有感行政長官選舉是建制派對建制派,不能帶動雙普選、教育、房屋政策等議席,何俊仁馮檢基分別宣佈參選。泛民主派舉行別開生面的提名方法──全民投票,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推行泛民初選,雙方經政策辯論及全民投票後,終於由何俊仁勝出,代表泛民主派參選行政長官。雖然泛民主派明知參選不會阻礙唐梁二人之一獲勝,但何俊仁全力以赴,以「公義香港 理想生活 向霸權宣戰」為口號,對唐梁二人處處進逼,逼使唐英年以梁振英就廿三條立法及商業電台續牌的言論指控對手。
梁振英當選後,「西環治港」指控有增無減,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等議案獲得通過,更引發四十萬人參加七一大遊行、九萬人參加反洗腦教育遊行,民主黨皆有響應。

民主黨原於年初初步計劃推薦油尖旺區區議員涂謹申葵青區區議員尹兆堅參選區議會(第二)界別,新界西選區分三隊參選,即何俊仁李永達陳樹英。但尹兆堅因家庭原因放棄參選,民主黨重經部署,通過屯門區區議員何俊仁和涂謹申參選區議會(第二)界別,新界西選區減至兩隊,仍由李永達和陳樹英帶隊,並在新界東增加一隊,除了劉慧卿黃成智外,蔡耀昌也加入競選。
何俊仁主攻新界,並與主攻九龍和香港島的涂謹申聯合出選,以「向不公義宣戰」為口號,延續年初行政長官選舉的政綱。何俊仁又與新界區五名候選人聯選,宣傳自己促成的「超級區議會」選舉安排,除了獨立宣傳外,也加入聯合宣傳,以其知名度推舉地區直選候選人。
元朗區區議員鄺俊宇葵青區區議員林紹輝繼2008年立法會選舉後,再度參選,是新增界別的候選人之一,務使突顯民主黨仍是積極爭取普選、仍有希望的政黨

民主黨除了受到人民力量「票債票償」攻擊外,建制派和親中共機構的抺黑攻勢也日益增強,民主黨總部疑雲、「收租門」等陸續有來,務求將泛民主派最大政黨的頭號人物拉下,使何俊仁的選情出現大量變數。


-------------------------

翌日預告:802涂謹申-你的一票,決定香港價值!
本屆立法會選舉功能界別-區議會(第二)界別參選名單首名分別為(按名單編號順序):何俊仁、涂謹申、白韻琹、劉江華、馮檢基、李慧琼、陳婉嫻。
本屆立法會選舉地區直選-新界西選區參選名單首名分別為(按名單編號順序):梁志祥、麥美娟、陳樹英、陳偉業、麥業成、曾健成、郭家麒、田北辰、何君堯、陳一華、梁耀忠、陳恒鑌、陳強、李永達、李卓人、譚耀宗。香港島選區參選名單首名分別為(按名單編號順序):許清安、單仲偕、勞永樂、劉嘉鴻、鍾樹根、吳榮春、何秀蘭、葉劉淑儀、王國興、陳家洛、何家泰、曾鈺成、劉健儀、吳文遠。新界東選區參選名單首名分別為(按名單編號順序):梁國雄、葉偉明、劉慧卿、梁安琪、龐愛蘭、葛珮帆、陳志全、邱榮光、陳克勤、張超雄、蔡耀昌、范國威、田北俊、黃成智、湯家驊、何民傑、龐一鳴、方國珊、陳國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