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6日

12.5.6 - 2012系列之獲嘉之亂

上星期最轟動的事件除了維權人士陳光誠進入美國駐華大使館,及立法會流會外,就是九巴30X線全線空調化前夕,有巴敗在獲嘉道巴士站指罵九巴車長的事件。

九巴30X線於五月二日全冷,肇事巴士為富豪奧林比安十一米非空調巴士S3V27/GL390,是九巴最後一批非空調巴士,將於本年全部退役。當晚晚上七時多,該輛巴士從黃埔花園開往荃威花園,是當日熱狗尾班車,有巴敗在獲嘉道巴士站等候該輛巴士,不滿未能上車,遂指罵車長,並拍打車門,其劣行被在場巴士迷上傳至互聯網
此事本來是一宗巴士迷事件,這類事件甚少在港聞版刊登,但肇事巴敗行為過激,阻礙巴士正常運作,其劣行被上傳至互聯網後,轟動香港網民,有高登討論區會員更稱肇事巴敗為「巴膠」;又有網民將肇事巴士的其他巴敗在車廂內叫囂的事件上傳,終於兩宗不良巴士迷的劣行被傳媒報導,成為港聞版的其中一篇文章
此事不僅使香港巴士迷痛心疾首,更使香港巴士迷名譽掃地,此謂「醜事傳千里」,遠至台灣都有相關報道。巴士迷瘋狂送別熱狗的事件已引起傳媒關注,相信有更多劣行會被傳媒刊登。《巴敗傳》正在連載「最後熱狗」,記載熱狗巴士退役前的最後時刻。



小弟在九巴1A32M39A40四條路線全冷前,乘搭這些路線的熱狗,平日的熱狗不太熱鬧,正好回味最後熱狗
小弟在星期五晚上六時三十分左右到達葵涌道光輝圍巴士站,等候32M的熱狗,雖然下大雨,但小弟還是等候熱狗。第一班車是空調巴士,等候十多分鐘後,第二班車是熱狗,車牌GA1252,小弟就乘搭那輛巴士,並坐在上層,看著巴士前往象山。巴士在十多分鐘後到達象山,並在象山邨秀山樓巴士站折返,象山邨在晚間人煙甚少,巴士開出後,沿石圍角路返回葵芳。
小弟在蕙荃路蕙荃體育館下車,大雨已停,遂沿蕙荃路及西樓角路走。一輛39A線的空調巴士在西樓角路經過,並沿行人天橋前往青山公路眾安街巴士站。當晚碰運氣,等不到熱狗就回家,怎知到站的39A線巴士是GA5685,遂乘搭那輛巴士,乘循環線之便利,享受最後熱狗的旅程。
巴士途經荃景圍時,那裏下大雨,坐在下層前排座位的小弟無法幸免。不過,熱狗即將退役,灑上雨點不算得甚麼。乘搭該巴士的乘客不太多,巴士於晚上八時左右到達西樓角路荃灣站。小弟一連乘搭兩程熱狗,相當滿足,於青山公路乘搭69M線回家。

翌日,即上述四條路線全冷前的最後一個平日,小弟在觀塘準備拍攝1A線熱狗。
裕民坊是1A線必經之路,小弟在裕民坊巴士站對面等候熱狗。
1A線相當頻密,並有足夠時間拍攝巴士,雖然位置不錯,但裕民坊與康寧道之間有一組交通燈,視線極有可能受阻。經過試驗後,香港品牌廣告熱狗──GA5624終於到達裕民坊,決定等候那輛巴士停站,並先拍攝那輛停在裕民坊交通燈的熱狗。可是,小弟判斷錯誤,難逃車阻,唯有拍攝熱狗車尾作安慰獎。
下一目標是九巴40線的熱狗,在此之前吃一份熱狗餐──與熱狗主題相配。
不久,小弟前往觀塘道駿業里站等候40線的巴士。
40線的熱狗是GA2387,那裏有十多名乘客候車,小弟也跟著上車。
小弟沿途拍攝那輛巴士的車廂,不論是車廂內籠,還是落車鐘一類小部件的特寫,都一一收錄。巴士行駛約一小時後,終於到達荃灣如心廣場總站,當然是拍攝GA2387的車身了。
小弟離開荃灣時,遇見於上星期五乘搭的GA5685,遂拍攝一張,以茲留念。


相簿:2012年5月5日九巴40線熱狗行程


改編歌
尾班車之亂(調寄:第一天失戀)

30X熱狗走剩一架
流料的延遲派車 巴迷頹然溜去
追巴的途徑不出那兩類 的士私車 無顧慮
到中途送別 獲嘉捕捉柯打上去

粉紅衫的巴叉硬闖車廂被拒
隨即指罵熱狗巴車長 拍打聲巨
在路中阻礙熱狗起槓 人肉阻尾班車之旅
勿護短 無人能知道 巴敗鬥累

尾班車之亂 以後怎算 還須趕快接受變遷
九巴車務 差點崩潰 已經在臨界點
結束 尾班車之亂 代熱收車 掛牌都紊亂
全冷光陰似箭 4039A 1A32M 沒熱狗挑戰

秀茂坪的冷馬不會統統刪去
留低熱飛龍片段 使我想得更累
如心荃西鐵難消退 到葵芳送熱狗之旅
而站長 無人能知道 車長沒法睡

尾班車之亂 以後怎算 還須趕快接受變遷
九巴車務 差點崩潰 已經在臨界點
結束 尾班車之亂 代熱收車 掛牌都紊亂
熱狗光陰似箭 93K5A 1698A 轉全冷有挑戰

別要墮進巴敗深淵 其實我該決斷
還須真知灼見 有特見 特見 莫亂點

尾班車之亂 以後打算 須趕快接受變遷
九巴車務 差點崩潰 我怎能容忍 狂迷敗家片段
尾班車之亂 代熱收車 掛牌都紊亂
全冷光陰似箭 16號5A 專利巴熱狗 再見

2012年5月1日

12.5.1 - 2012系列之長洲太平清醮

本年四月二十八日是佛誕公眾假期,也是長洲太平清醮舉辦的日子,小弟特意參觀長洲太平清醮,欣賞香港民間傳統習俗,並運用D5100拍攝當日場景。
當日中午,中環五號碼頭車水馬龍──許多市民與小弟一樣,到長洲湊熱鬧,觀賞一年一度的盛事。

小弟乘搭下午一時三十分的航班,經過約一小時的航程後,終於到達長洲
由於像小弟一樣的人太多,到處都是居民和遊人,參與巡遊的人更盛裝登場。巡遊於下午二時正舉行,巡遊已進行一段時間,無法接近新興街巡遊場地,要花一段時間才找到橫巷觀看飄色巡遊。雖然是橫巷,但聚集的遊人太多,小弟唯有使用單腳架和相機快門線,抬起相機,在狹窄的空間裏拍攝參與巡遊的居民。


飄色巡遊結束後,小弟前往長洲太平清醮的主場地──北帝廟
長洲是四面環海的島嶼,因此居民巡遊只有舞獅和麒麟,不會舞龍。居民邀請玄天上帝保祐長洲,祝願風調雨順──「上帝」即道教中的北帝,並非耶和華永生的上帝,大概許多華人都是相信「拜得神多自有神庇佑」,因此許多人慕名而來。那裏除了偶像,還有粵劇表演等民間傳統,而包山更是長洲太平清醮的祭壇,在廟內共有三座大包山,以及許多小包山,是為供奉玄天上帝而設的。
一座包山在足球場內矗立,就是長洲太平清醮的戲玉──搶包山比賽的場地。


臨近黃昏,小弟在空檔時間裏在長洲隨處走,郭錦記康蘭兩間餅店熱賣平安包,排隊者眾,是名副其實的「賣平安」
稍後,小弟前往長洲東灣,欣賞海岸景色,天氣好的話可以看到南丫島和香港仔。然後沿長洲山頂道走,途經長洲醫院、建道神學院和龍仔村,並經大菜園路折返,返回海岸時還遇見沒有更換招牌的「燉奶佬」,招牌與同名連鎖食肆有很大分別,反與一般街坊食肆無異。那時差不多六時,也許某天會再進入長洲一趟,屆時才深入長洲吧。
晚上六時多,天色漸暗,小弟在一所餐廳享用晚飯,那裏設有素菜,順應長洲太平清醮的齋戒傳統,並在那裏逗留一會兒。


長洲的夜景與日景一樣迷人,長洲居民和遊人在晚間並沒有減低興致,不時有巡遊隊伍舞獅和敲鑼鼓,好不熱鬧──渡輪在鑼鼓聲的配合下,突顯渡輪在長洲的重要性,唯有在公眾碼頭裏才可找到一點休息的空間,觀看燈籠和海岸夜景。
小弟繼續逛街,沿岸到處是售賣平安包和紀念品的商店,小弟也買了一個吃,盛惠五元正,不算太昂貴。
晚上,北帝廟對開海岸舉行超渡儀式,那裏香火不及午間時鼎盛,但晚間的燈籠和香燭顯得更詭異,遂裝上三腳架,以大光圈和長時間曝光拍攝「鬼」影。


搶包山比賽的門券在晚上十時正才派發,但人龍在晚上八時許已接近長貴邨,等候差不多兩小時才有工作人員派發門票。
小弟在排隊時更換最後殺著──AF-S DX Nikkor 55-300mm F/4.5-5.6G ED VR,可說是特購鏡頭,以預備搶包山活動一類遠距拍攝時使用,並套上相機雨衣,下雨時幸保不失。
排隊的人愈來愈多,不知道龍尾在哪裏。工作人員在十時開始逐一派發門票,並於十時半開始放行,花了很長時間才可進入比賽場地──北帝廟遊樂場足球場


小弟等候一整晚,就是為了搶包山比賽
小弟安裝三腳架,並調校角度,以最佳角度拍攝搶包山的情景。
雖然參觀者甚多,等了很長時間,但主持人沒有教參觀者失望,十二名晉身決賽的健兒也準備就緒,挑戰大包山。
健兒在一陣歡呼聲下預備,倒數一結束,就努力攀登包山,向最高點進發。他們將許多包子一件一件地摘下,放進袋內,取其平安之意,直至頂層的包子取光為止;D5100在ISO 2500保持100mm, F/4.5, 1/50s拍攝,將健兒摘包子的動作一一記著。他們從頂層返回地面,不忘取下包子,而小弟的SX210 IS同步追蹤,將整整三分鐘的比賽全程記錄。


比賽結束後,我們也在此放鬆,原來比賽中沒有下雨。
不久,團體邀請賽開始進行,來自香港、澳門和廣東省數市的健兒以最短時間摘取平安包,節奏較快,但參觀者沒有那麼緊張,只是欣賞著比賽。

比賽結果陸續公佈,個人賽冠軍分別由鄭麗莎(11)和郭俊賢(09)取得,鄭更是蟬聯冠軍,比郭取得較多分數,可謂「巾幗不讓鬚眉」,而郭則是首次參賽,自言壓力較小,發揮得較理想。
隨著頒獎典禮完成,長洲太平清醮2012也在煙火之下進入尾聲。


小弟與其他觀眾一樣,十分疲憊,乘搭渡輪返回中環。
小弟終於有空收拾物品,將所有物品放回袋中,並在客艙內休息。
天水圍下著雷雨,冒雨回家,打著傘仍濕透,回家後要取走袋裏物品抽濕。
回家時間為凌晨三時二十分左右,整天行程也在此結束。


相簿:
Photobucket (Canon PowerShot SX210 IS)
Nikon My PictureTown (Nikon D5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