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6日

11.10.26 - 自由黨之反擊

自由黨民建聯一樣,都是建制派成員之一,但其待遇卻與民建聯南轅北轍經過2008年分裂後,區議員寥寥可數,元朗區區議員僅有周永勤和委任議員王威信。
自由黨本屆區議會選舉參選人數不多,元朗區候選人只有三人,其主要對手都是報稱獨立的候選人,只有兩名候選人是泛民主派成員,以及一名新民黨候選人,是真正建制派對隱形建制派。

自由黨一開始已經是先天不足,無論在資源、名氣、待遇,甚至競選策略上都無法與另一建制派政黨民建聯相比,甚至連泛民主派的民主黨也比不上。
自由黨的眾多弱點之中,以缺乏個性最致命:民主黨在港英時期已主張民主回歸,是愛國而不愛黨的參政團體,並且推動終極普選;民建聯則以愛國愛港為號召,並建立國民身份認同;工聯會、民協、社民連等團體也有特定營運策略;唯獨自由黨立場模糊,在港英政府時期親近港英政府,回歸後則親近特區政府,早期核心成員以工商界為主,唐英年也曾是自由黨成員,但在2008年立法會選舉後,不少工商界的成員卻離自由黨而去,自由黨欲加強基層工作,卻力有不逮,成績遠不及民建聯和泛民主派。
自由黨經過2008年分裂後,調整競選策略,逐漸走上吸納中小企和中產的路線,並加強基層工作,不再傾向工商界,但投入基層工作的團體不勝枚舉,建制派有民建聯、工聯會等,泛民主派也有民主黨、職工盟、街工等,自由黨投入時間相對較晚,較可取的是吸納中產和中小企支持,但元朗區以基層人士和鄉郊居民為主,中產階級比例不高,天水圍更以公營房屋居民為主,自由黨要吸納基層市民的支持並不容易。
然而,自由黨在民建聯和其友好人士坐擁區議會逾半議席下,堅持派員參選區議會選舉,在二十七名候選人中,有三人在元朗區參選,分別是周永勤、陳偉文和陳思靜

周永勤在1994年和1999年區議會選舉中,並無政黨聯繫,直至2003年才開始以自由黨名義參選。周永勤於瑞華選區(M14)服務十多年,自從1994年就當選區議員,踏入二十一世紀後才加入自由黨。他於2003年區議會選舉中自動當選,於2007年遇到一名獨立候選人,但未受重大挑戰,順利連任。
周永勤於2008年立法會選舉參選,但周梁淑怡競逐連任失敗,周永勤也未能當選。不久,自由黨陷入分裂,田北俊和周梁淑怡先後辭去正副主席職務,劉皇發等人更因此退黨,但周永勤沒有效法前黨員黃勝棠和袁敏兒,選擇留黨,其所屬立法會議員辦事處也由劉皇發議員辦事處改為劉健儀議員辦事處
周永勤於本屆選舉遇到挑戰,對手是報稱獨立的高俊傑和公民黨劉冠亨。劉冠亨在天瑞邨工作時間不長,大約是在2010年左右投入工作,高俊傑則與民建聯郭強合作,是「隱形建制派」的一員,在新界社團聯會支持下,威脅明顯較劉冠亨大。

陳偉文在加入自由黨前,以在天水圍推廣童軍活動而聞名,與於2003年及2007年參選、天盛選區候選人陳偉文不同。
陳偉文在全新選區頌栢選區(M26)參選,與獨立候選人謝巨誠、李子強、新民黨黃卓健和民主黨楊世昌一同競逐議席,其中謝巨誠獲得新界社團聯會支持。
自由黨與新民黨在同一選區參選,兩者都是傾向中產的建制派,黃卓健更是「十大傑出青年」,加上李子強是栢慧豪園業主委員會主席,三名形象相近的候選人參選同一選區,使陳偉文勝出難度較高。不過,陳偉文是五名候選人中,地區工作經驗較豐富的一員,而楊世昌是唯一泛民主派成員,二人都可以在天頌苑取得一些選票,陳偉文仍有機會擊敗謝巨誠而當選。由於楊世昌資歷較淺,當選機會較謝巨誠和陳偉文小,但仍是陳偉文主要對手之一。

陳思靜是三名候選人中,資歷最淺的一員,參選天盛選區(M12)
陳思靜的對手是於2003年起當選的區議員陳惠清,屬於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的親信,而陳惠清在2003年擊敗民主派張國慶、天盛苑業主立案法團主席陳偉文和另一候選人,2007年再度擊敗陳偉文,其勢力已相當穩固,陳思靜要挑戰她並不容易,可說是一次大膽嘗試。

自由黨經過2008年的分裂後,尚待復興,而自由黨發展的最大障礙並非來自立場對立的泛民主派,反而是更強大的建制派,即民建聯和其友好組織。
不過,自由黨在極度不利的情況下,仍然派出二十七人參選本屆區議會選舉,準備進行反擊,比起一些自稱獨立的候選人更加可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