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8日

11.12.8 - 無恥是怎樣煉成的

註:以下文章經高登粗口filter過濾。

人民力量區議會選舉既「票債票償」行動冇成功到,唔單止冇令到民主黨民協重創,仲搞到社民連冚家Hi Hi,真係多得佢哋唔向左走向右走少。
咁又難怪既,如果人民力量唔做到最無恥,鬧爆民主黨,狙擊民協,口投民建聯HiSeven社民連,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點好樣攞到一班無恥選民既鐵票吖,反正香港除咗高登之外,冇乜邊向左走向右走度冇人唔向左走向右走無恥。下年垃圾會選舉唔攞返舊年五區公投嗰陣既選票數目,點向左走向右走對得住我哋五十幾萬喺五區公投投票既選民!
是咁的,黃碌向左走向右走同大舊業都可以話係臭味相投,大家都係咁無恥,咁我講吓佢地既無恥係點好樣煉成既。
黃碌向左走向右走原本好好地喺珠海教書,雖則教既係新聞,但一啲都唔入流,除咗台灣承認之外,香港冇乜邊向左走向右走個機構肯承認,就算有都唔向左走向右走多。佢係機緣巧合之下,入咗亞視做時事評論員,好似係乜向左走向右走嘢龍門陣,唔怪得人民力量今屆喺龍門選區攞向左走向右走到成千票,原來佢地對龍門陣有情意結。嗰陣時碌向左走向右走學識串嘴,可能就因為咁,出現咗「亞太區有一天成為亞太區你個街,亞視嚟既喂!」呢句家傳互曉既金句。佢喺2003年信咗耶穌基督,以係耶穌會打救佢,點知佢死性不改,信咗耶穌都係咁串嘴,耶教啲衰嘢統統學足,同古惑仔既牧師一樣,終於俾商台打咗,欠下一屁股債溜走。
大舊業原本係民主黨員,膠議員、區域市政局同垃圾會都有做,但係佢民主既嘢就學唔足,啲權術嘢就統統學齊,喺民主黨嗰陣已經搞小圈子,同大舊石嗰班友仔一齊同主流派喺最低工資問題上搞對抗,結果大舊業喺主流派人多勢眾之下,當然被河蟹咗。佢喺七一之前仲好似好好地,但係佢愈來愈激,走上咗最無恥之路。
好多人好似我咁,當初以為佢哋兩個真係好激,唔似得大部份議員講就兇狠、做就碌向左走向右走,後來仲拉埋長毛落疊,組成咗社民連,做一個真正既民主派,有時仲同其他泛民有講有笑。好可惜,我哋真係有眼無珠,佢哋唔單止要做一個真正既民主派,仲要做唯一既民主派,我諗長毛同阿陶一定感受好深。
佢哋兩個喺五區公投唔單止唔感激社民連同公民黨既協助,否則連五十萬人投票都唔知有冇,仲因為公社兩黨唔肯狙擊民主黨同民協,走去拆自己祠堂,拉走咗好多民主精英,搞到社民連元氣大傷,達到佢哋HiSeven社民連既目的。佢地搞完社民連不特止,仲要搞散成個泛民,最受傷害既當然係公民黨,兼且令到民建聯坐收漁人之利,穩佔差唔多三分之一個區議會議席。班大狀終於睇穿咗佢哋既真面目,同社民連、民主黨一樣,除咗抵向左走向右走死之外,真係唔向左走向右走諗到用乜勁嘢嚟形容。
不過,人網面書有好多人民力量既支持者,可以開好向左走向右走多個account,所謂撒豆成兵,閒閒哋種返幾十萬個人頭都唔定。我真係好向左走向右走有興趣睇吓人民力量點好樣喺下年垃圾會選舉攞返五區公投嗰陣既選票,佢哋兩個攞得返既話,叫契爺又點話。

2011年11月18日

11.11.18 - 80後的集體回憶

區議會選舉結束後,小弟看到建制派的強大動員能力有增無減,而人民力量的無恥程度超乎想像,被泛民主派成員割蓆可謂咎由自取。
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選舉報名期結束,但因大部份選民無權投票,暫時放下政治。

最近ICQ推出iPhone App,並被傳媒報導,勾起一眾70後及80後的集體回憶。
ICQ在1998年推出,取自「I Seek You」的讀音,是早期著名個人通訊網站,可說是社交網絡的鼻祖
由於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網站興起,ICQ近年已被淡忘,但ICQ仍然繼續更新程式,沒有放棄營運。ICQ終於起死回生,再度引起以80後為主的用家注意。

小弟是早期加入的會員,編號28341754。此帳戶在大學畢業後已極少使用,最後一次更新應在2006年,但帳戶至今仍獲保留。
今日小弟重新安裝ICQ,並順利登入,歡迎分享80後的集體回憶。

2011年11月7日

11.11.7 - 普選尚未成功,泛民仍需努力

本屆區議會選舉結束,投票率超過四成,比上屆高,比小弟預期稍為好一點。
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參選區議會際遇有異民主黨何俊仁、甘乃威、民協馮檢基、街工梁耀忠連任成功,民主黨涂謹申也在新選區順利當選,但公民黨陳淑莊、湯家驊、民主黨李永達、黃成智、社民連梁國雄和職工盟李卓人都未能當選。人民力量陳偉業等人狙擊失敗,「票債票償」行動不算成功
不過,許多建制派的核心成員順利當選,甚至擊敗現任泛民主派議員,包括新民黨田北辰擊敗民主黨王銳德工聯會陳婉嫻、民建聯劉江華、葉國謙、李慧琼、西九新動力梁美芬等人都順利當選。民主黨單仲偕雖然受到人民力量狙擊,但主要敗因是新民黨形象傾向中產,取得選民好感,黃楚峰連任成功。
社會運動界在區議會選舉全軍覆沒土地正義聯盟和南方民主同盟皆不敵建制派。
整體而言,建制派在十八區區議會全面告捷,民建聯更取得一百三十六席,佔整體區議會議席差不多三分之一,泛民主派取得議席數目較上屆少,成績只是不比預期差。

民主黨多名現任區議員連任失敗的主因仍是民建聯實力強橫,其「實事求是,為您做事」的聲稱使不少選民投票給民建聯,人民力量的狙擊行動相當次要。如李永達受到「慢必」陳志全狙擊,而民建聯朱麗玲在荔華選區工作多年,李永達的立法會工作成為參選負荷,被朱麗玲成功奪取議席,屯門區議員蔣月蘭等人也不敵民建聯候選人曾憲康而連任失敗。不過,民主黨仍有新人加入區議會,包括屯門區朱順雅、大埔區區鎮樺等。
無論如何,整個泛民主派陣營在區議會選舉成績未如理想,必定是因為它們未能如民建聯等團體般吸引選民,尤其是基層選民。

元朗區議會仍然是建制派當道民建聯-鄉事派-工聯會-新界社團聯會四大軸心告捷,取得元朗區議會大部份議席,泛民主派、自由黨、新民黨和獨立區議員只佔少數。
民建聯除了現任區議員全部成功連任外,還有一名新血加入──黃煒鈴,接替放棄連任的馮彩玉,使民建聯在元朗區議會的議席維持七席
工聯會在元朗區議會勢力擴張,除了陸頌雄自動當選外,另外三名候選人悉數擊敗泛民主派對手。隱形建制派除了陳惠清和黃裕材未能連任外,大部份競逐連任的候選人都順利當選,張木林則擊敗現任議員、獨立候選人黃勝棠而入局。鄉事派沒有受到重大挑戰,悉數連任成功,於本年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選舉連任失敗的程振明復辟成功,擊敗現任主席梁福元之子梁明堅,與首次參選的新田文光明一同當選民選議員。
撇除鄉事派及隱形建制派後,元朗區議會的獨立非民主派候選人餘下湛家雄一人。

民主黨有所進帳,黃偉賢和鄺俊宇連任成功,郭慶平也再接再厲而有所成果,擊敗隱形建制派黃裕材而成為區內第五名民主派區議員,但公民黨、職工盟和街工皆未能在元朗區議會取得任何突破。人民力量麥業成雖受其負面形象影響,但憑藉其二十年議會工作,以約三百票之微擊敗民建聯余仲良,成為人民力量全港唯一區議員陳偉業狙擊失敗,但其愛將陳美蓮順利連任。土地正義聯盟三位候選人皆未能突破新界原居民防線而落敗,開墾民主硬土仍需努力。
最令人驚喜的是自由黨陳思靜以二百票之微擊敗梁志祥愛將陳惠清為自由黨取得元朗區議會第二個民選議席,與連任成功的周永勤一同當選。自由黨雖是建制派成員,但相對於民建聯,實力明顯較弱,因此是奇蹟取勝。
新民黨候選人黃卓健在五名候選人混戰下,以其「十大傑出青年」和中產形象,加上獲葉劉淑儀全力支持,擊敗自由黨陳偉文、隱形建制派謝巨誠、栢慧豪園業主委員會主席李子強和民主黨楊世昌,成為新民黨首名元朗區議員,也是區內得票總數及得票率最低的當選者,只有1032票,約佔四成。新民黨也許不會賣民建聯的帳,但其取態不會比四大軸心好多少,肯定不會是泛民主派和自由黨的夥伴。

元朗區議會三十一個民選議席全部產生,扣除自動當選的九席後,建制派一共取得十七席,其中四大軸心取得十四席,使四大軸心佔元朗區議會過半數議席。泛民主派在整體形勢慘淡下,在元朗區反而有所增長,一共五人。
可恨泛民主派仍然在十八區區議會處於劣勢,局勢與過去四年相同,確實普選尚未成功,泛民仍需努力

2011年11月3日

11.11.3 - 支持人民力量(filter mode)

註:以下文章經過高登粗口filter過濾。

老老實實,小弟唔講粗口,但係睇到近日區議會啲恩人既表現,真係唔Hi唔得。
人民力量個個主席7up話民主黨單仲偕唔會係密瓜樹選區做嘢,反正佢同黃楚峰都係建制派,寧願要黃楚峰咁話喎
我真係好明白區議會議席係得咁多,爭得一席得一席,爭地盤呢家嘢都係參選人既常情,建制派都同建制派爭地盤啦,何況係民主派同建制派爭地盤!如果坦坦白白講:「人民力量都要生存架,我唔理係民主派定係建制派,總之我係爭緊地盤吖,吹咩!」我真係好相信大部份香港人係會buy呢套架,好肯定冇人會怪人民力量搞事,係咪認咗佢囉。
我仲記得舊年五區公投個陣,民主黨唔肯參加五區公投,仲同阿爺傾政改,搞到好多香港人like佢,只有社民連公民黨仲堅持落去,結果有五十幾萬選民投票。不過,社民連陶君行呢隻羚羊縮沙,於是有人民力量呢個組織出嚟。
但係人民力量真係令我好失望,除咗嗌幾句「票債票償」之外,我真係睇唔到人民力量對民主有乜建樹囉。我好明白爭取民主唔係靠民主黨,而係靠全港幾百萬選民一齊參與,又有好多網友都話支持人民力量,我真係好有興趣睇吓佢地點羚羊壽味。
假若係今個星期日區議會選舉見到人民力量呢班恩人,記得要慰勞吓佢地,講一聲Hi Auntie,呢啲係基本禮貌嚟架!

2011年10月31日

11.10.31 - 無敵是最寂寞

本屆區議會選舉中,有七十六人自動當選,其中元朗區佔九人,包括元朗區議會現任主席梁志祥在內民建聯於元朗區共派出十人參選,除了競逐連任的六人外,還有四名候選人加入競爭,務求使建制派搶盡所有議席。
民建聯工聯會新界社團聯會支持下,在元朗區所向披靡,而鄉事派在元朗區與民建聯關係良好,泛民主派、自由黨和真正獨立的建制派在元朗區僅佔少數。

民建聯在元朗區的十名候選人中,有三人已自動當選,即瑞愛選區郭強(M13)、天恒選區陸頌雄(M19)和天耀選區梁志祥(M24),而梁志祥是現任區議會主席。
另外七名候選人分別是豐年選區呂堅(M01)、南屏選區邱嘉強(M03)、北朗選區陳智偉(M04)、元朗中心選區蕭浪鳴(M05)、鳳翔選區余仲良(M06)、頌華選區黃煒鈴(M15)和宏逸選區姚國威(M20),其中姚國威同時有工聯會會籍,不少獲得工聯會及/或新界社團聯會冠名支持

梁志祥是天水圍老手,在天水圍工作二十年,是目前民建聯在元朗區的區議員中,資歷最深的一員,郭強也有十八年資歷,只比梁志祥淺一點;陸頌雄在踏入二十一世紀後才開展工作,但在雙重會籍之利下,上兩屆選舉以大比數擊敗對手,三人於本屆選舉處於無敵狀態,自動當選。
呂堅、蕭浪鳴和姚國威都是在上屆選舉擊敗泛民主派而當選,而邱嘉強和余仲良都在上屆選舉落敗,於本屆選舉再度參選,陳智偉和黃煒鈴則是首次參選。

呂堅報稱研究員,於上屆選舉擊敗當時競逐連任的黃彩媚與蕭浪鳴一同重創民主陣線,民建聯的組織力功不可沒。豐年選區以青山公路、元朗體育路、馬田路和大棠路為界,以單幢式樓宇為主,有利民建聯爭取支持,馬田壆和禮修村更於本屆選舉中歸入豐年選區,而鄉村傳統上是建制派票源,人民力量李嘉華雖然屬於麥業成團隊,沒有參與狙擊民主黨的行動,但在選區重新劃分和人民力量形象負面的情況下,要挽回失地難度極高。
蕭浪鳴於2003年選舉時參選頌華選區,不敵廖任而落敗。蕭浪鳴於上屆選舉改為在元朗中心選區參選(前身為大橋選區),擊敗同屬麥業成陣營的麥永光,使後者未能接續謝開秋而當選。元朗中心選區的樓宇分佈大致上與豐年選區相同,只是範圍擴展至新元朗中心,大橋村和鈞樂新村也屬於元朗中心選區,但上屆屬於元朗中心選區的東頭工業區和采葉庭則歸入北朗選區。蕭浪鳴再接再厲,在元朗中心選區競逐連任,務求將人民力量的許昭藩擊敗,使麥業成團隊無法東山再起。
余仲良負責於鳳翔選區挑戰麥業成麥業成是目前全港唯一親中華民國的區議員,於年初跟隨陳偉業加入人民力量。由於人民力量以狙擊民主黨和民協為首位,使麥業成形象趨向負面,而私人屋苑佔鳳翔選區一大部份,朗晴居和新時代廣場都屬於其範圍,選民傾向中產,余仲良或許能夠報上屆敗選之仇。如余仲良成功擊敗麥業成,加上沒有任何勝算的陳偉業,人民力量將於本屆區議會選舉全軍覆沒。

邱嘉強於上屆選舉參選南屏選區,挑戰民主黨在元朗區資歷最深的區議員黃偉賢,但黃偉賢得到較多選民支持,邱嘉強被大比數擊敗。邱嘉強東山再起,再度挑戰黃偉賢。
陳智偉則是新人,自稱是朗屏邨居民,接替於上屆落敗的陳兆基,挑戰現任區議員、民主黨鄺俊宇。陳智偉獲得民建聯上下支持,是年青對年青,加上原屬元朗中心選區的東頭工業區和采葉庭歸入北朗選區,陳智偉未必不能當選。

民建聯在天水圍的候選人中,除了三名自動當選的區議員外,還有須與其他候選人競逐議席的姚國威和黃煒鈴。
姚國威屬於工聯會體系,同時擁有工聯會會籍,與陸頌雄一樣。姚國威於上屆選舉擊敗民主黨張賢登,工聯會的工作功不可沒。張賢登因患癌需要養病,未能東山再起,民主黨改由的吳玉英上陣。二人在天水圍工作多年,加上獨立候選人何家康,姚國威須面對兩名候選人的挑戰。
黃煒鈴是馮彩玉議員辦事處的社區幹事,代替任滿退休的馮彩玉出選。馮彩玉曾於1999年和2003年獲委任為區議員,於上屆選舉轉為直選,擊敗廖任、陳志悔和羅國洋。黃煒鈴的形象與馮彩玉相近,對手是已加入人民力量的廖任,是年輕人對長者。

民建聯在元朗區所向披靡,於上屆選區大豐收,一共攻取七席,而本屆民建聯形勢大好,其中三名候選人更自動當選。民主黨和人民力量不相往來,自由黨和其餘民主派組織也未對民建聯造成重大威脅,民建聯確實是「無敵是最寂寞」。

2011年10月30日

11.10.30 - 團結就是力量

元朗區議會的建制派成員中,勢力最大的是民主建港協進聯盟,共有七人,其中有兩名議員同時擁有香港工會聯合會的會籍,即雙重會籍。
工聯會是香港最具規模的親共工會組織,在天水圍勢力龐大,除了兩名現任區議員競逐連任外,也有候選人單以工聯會名義參選。屬於泛民主派的香港職工會聯盟街坊工友服務處也有派員參選,其中街工更是首次在元朗區競逐區議會議席

工聯會於天水圍北開展地區工作以來,可說是相當成功──陸頌雄率先於2003年當選區議員,其後姚國威更於2007年擊敗民主黨張賢登,成為民建聯成員中,第二名屬於工聯會體系的元朗區區議員(註:梁志祥等人皆不屬於工聯會體系)。
本屆區議會選舉中,工聯會在天水圍進一步擴充參選範圍,冠名參選的候選人除了自動當選的天恒選區陸頌雄(M19)外,還有富恩選區劉桂容(M16)、宏逸選區姚國威(M20)和晴景選區鄧焯謙(M21),一共四人,其中劉桂容和鄧焯謙是新人

陸頌雄與姚國威分別被街坊稱為大小Michael,其風格也相當相似,姚國威於上屆擊敗張賢登,工聯會的龐大組織系統功不可沒。
工聯會攻取屋邨的方法包括但不限於:
1)舉辦各類課程及興趣班,吸引街坊參與活動
2)提供社區支援,包括協助內地親屬
3)爭取互助委員會的支持
由於社區活動對長時間在家的居民(如長者和家庭主婦)相當吸引,而工聯會資源充裕,不愁舉辦各類活動,使居民覺得工聯會能夠真正幫助他們,故此工聯會贏取選民的感覺,從而贏取選票,贏取議席
本屆選舉中,陸頌雄自動當選,姚國威則迎戰民主黨吳玉英和獨立候選人何家康,需要發動選舉機器,確保能夠順利連任。

工聯會贏取議席後,其工作便是擴充服務範圍,簡單來說,是為贏取更多議席作好準備,以便進一步赤化。天晴邨是天水圍最後一個租住屋邨,先後於2008年及2010年入伙,工聯會憑著區議會優勢,率先進駐天晴邨,區議員同時擔任工會工作者的工作,這是泛民主派團體和自由黨無法比擬的。天晴邨與原屬宏景選區的慧景軒歸入全新選區晴景選區(M21)內,鄧焯謙可憑著天晴邨的工作和姚國威在慧景軒的工作取得優勢。
富恩選區(M16)原由張文輝出任議員,但張文輝誠信備受質疑,有傳聞指他虧空公款,因此工聯會於本屆由支持張文輝改為派遣劉桂容參選。
工聯會和新界社團聯會亦支持多名民建聯候選人參選,在元朗區的候選人中,獲得工聯會支持的民建聯候選人除了陸頌雄和姚國威外,還有蕭浪鳴、陳智偉等人。

職工盟也在天水圍開展地區工作,但效果與工聯會南轅北轍,上屆區議會選舉雖有陳志成於悅恩選區挑戰趙秀嫻,但挑戰失敗,整體成績也不及工聯會,原有區議員甚至連任失敗,全軍覆沒。
本屆職工盟派員三人參選區議會,立法會議員李卓人首度挑戰區議會,準備於富恩選區(M16)落戶,而組織幹事強國偉則於鄰區悅恩選區(M17)挑戰趙秀嫻
街坊工友服務處在天水圍開展工作的年份則較工聯會和職工盟短,性質較接近社會服務團體,但與職工盟光譜相近。街工派出社區幹事王竣達參選晴景選區(M21),是街工首名在元朗區參選的候選人。
職工盟與街工參選目的也很不同,職工盟獲會員大會投票通過,成為新工黨成員,街工加入新工黨的議案則被大比數否決。職工盟參選的目的,是準備為新工黨參選下屆立法會選舉鋪路,而職工盟在天悅邨和天恩邨一帶開展工作,李卓人不僅是代表職工盟出選,還象徵民主派工會組織對親共工會組織的對決。街工參選則較像對社會服務組織落戶的肯定,但工聯會有不少吸引街坊的實績,街工要獲得肯定須比工聯會更多功夫。

工聯會貴為全港最具勢力的工會組織,而工聯會與民建聯有不少共同之處,產生著協同效應,除了支持民建聯候選人外,還派員參選區議會,實行兩條腿走路,務求贏取最多議席。
職工盟和街工都是泛民主派的組織,職工盟雖然是香港最具規模的泛民主派工會,但資源遠比工聯會缺乏,而職工盟於上屆區議會選舉全軍覆沒,立法會議員李卓人更於本屆選舉出山,務求東山再起。街工則在葵青區紮根多年,但在元朗區參選則是首次,以社會服務機構身份登場的街工能否為元朗區居民帶來驚喜,仍是未知之數。

2011年10月27日

11.10.27 - 自動當選通知書

小弟的所屬選區是嘉湖南,所屬選區的候選人只有湛家雄一人,因此獲發自動當選通知書,說明「自動當選 毋須投票」。




2011年10月26日

11.10.26 - 自由黨之反擊

自由黨民建聯一樣,都是建制派成員之一,但其待遇卻與民建聯南轅北轍經過2008年分裂後,區議員寥寥可數,元朗區區議員僅有周永勤和委任議員王威信。
自由黨本屆區議會選舉參選人數不多,元朗區候選人只有三人,其主要對手都是報稱獨立的候選人,只有兩名候選人是泛民主派成員,以及一名新民黨候選人,是真正建制派對隱形建制派。

自由黨一開始已經是先天不足,無論在資源、名氣、待遇,甚至競選策略上都無法與另一建制派政黨民建聯相比,甚至連泛民主派的民主黨也比不上。
自由黨的眾多弱點之中,以缺乏個性最致命:民主黨在港英時期已主張民主回歸,是愛國而不愛黨的參政團體,並且推動終極普選;民建聯則以愛國愛港為號召,並建立國民身份認同;工聯會、民協、社民連等團體也有特定營運策略;唯獨自由黨立場模糊,在港英政府時期親近港英政府,回歸後則親近特區政府,早期核心成員以工商界為主,唐英年也曾是自由黨成員,但在2008年立法會選舉後,不少工商界的成員卻離自由黨而去,自由黨欲加強基層工作,卻力有不逮,成績遠不及民建聯和泛民主派。
自由黨經過2008年分裂後,調整競選策略,逐漸走上吸納中小企和中產的路線,並加強基層工作,不再傾向工商界,但投入基層工作的團體不勝枚舉,建制派有民建聯、工聯會等,泛民主派也有民主黨、職工盟、街工等,自由黨投入時間相對較晚,較可取的是吸納中產和中小企支持,但元朗區以基層人士和鄉郊居民為主,中產階級比例不高,天水圍更以公營房屋居民為主,自由黨要吸納基層市民的支持並不容易。
然而,自由黨在民建聯和其友好人士坐擁區議會逾半議席下,堅持派員參選區議會選舉,在二十七名候選人中,有三人在元朗區參選,分別是周永勤、陳偉文和陳思靜

周永勤在1994年和1999年區議會選舉中,並無政黨聯繫,直至2003年才開始以自由黨名義參選。周永勤於瑞華選區(M14)服務十多年,自從1994年就當選區議員,踏入二十一世紀後才加入自由黨。他於2003年區議會選舉中自動當選,於2007年遇到一名獨立候選人,但未受重大挑戰,順利連任。
周永勤於2008年立法會選舉參選,但周梁淑怡競逐連任失敗,周永勤也未能當選。不久,自由黨陷入分裂,田北俊和周梁淑怡先後辭去正副主席職務,劉皇發等人更因此退黨,但周永勤沒有效法前黨員黃勝棠和袁敏兒,選擇留黨,其所屬立法會議員辦事處也由劉皇發議員辦事處改為劉健儀議員辦事處
周永勤於本屆選舉遇到挑戰,對手是報稱獨立的高俊傑和公民黨劉冠亨。劉冠亨在天瑞邨工作時間不長,大約是在2010年左右投入工作,高俊傑則與民建聯郭強合作,是「隱形建制派」的一員,在新界社團聯會支持下,威脅明顯較劉冠亨大。

陳偉文在加入自由黨前,以在天水圍推廣童軍活動而聞名,與於2003年及2007年參選、天盛選區候選人陳偉文不同。
陳偉文在全新選區頌栢選區(M26)參選,與獨立候選人謝巨誠、李子強、新民黨黃卓健和民主黨楊世昌一同競逐議席,其中謝巨誠獲得新界社團聯會支持。
自由黨與新民黨在同一選區參選,兩者都是傾向中產的建制派,黃卓健更是「十大傑出青年」,加上李子強是栢慧豪園業主委員會主席,三名形象相近的候選人參選同一選區,使陳偉文勝出難度較高。不過,陳偉文是五名候選人中,地區工作經驗較豐富的一員,而楊世昌是唯一泛民主派成員,二人都可以在天頌苑取得一些選票,陳偉文仍有機會擊敗謝巨誠而當選。由於楊世昌資歷較淺,當選機會較謝巨誠和陳偉文小,但仍是陳偉文主要對手之一。

陳思靜是三名候選人中,資歷最淺的一員,參選天盛選區(M12)
陳思靜的對手是於2003年起當選的區議員陳惠清,屬於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的親信,而陳惠清在2003年擊敗民主派張國慶、天盛苑業主立案法團主席陳偉文和另一候選人,2007年再度擊敗陳偉文,其勢力已相當穩固,陳思靜要挑戰她並不容易,可說是一次大膽嘗試。

自由黨經過2008年的分裂後,尚待復興,而自由黨發展的最大障礙並非來自立場對立的泛民主派,反而是更強大的建制派,即民建聯和其友好組織。
不過,自由黨在極度不利的情況下,仍然派出二十七人參選本屆區議會選舉,準備進行反擊,比起一些自稱獨立的候選人更加可敬。

2011年10月25日

11.10.25 - 那些年,我們一起看的獨立候選人

本屆區議會選舉中,有不少候選人以獨立名義參選,當中大部份是建制派成員。
在元朗區的獨立候選人中,一些曾以政黨名義參選,後來退黨或隱藏會籍,其中有不少報稱獨立的候選人,實際上與新界社團聯會有直接聯繫,爭取沒有政黨意向選民的選票,但也有真正獨立的候選人,單為元朗區選民效勞,甚至爭取民主。

陳美蓮是元朗區獨立候選人中,唯一泛民主派的成員
陳美蓮是陳偉業的私兵,於2003年區議會選舉中跟隨陳偉業陣營,首次挑戰當時轉區參選的區議員黃祥光慈祐選區(今M23)在重組前,曾是天慈及耀祐兩個選區,在1999年區議會選舉時,都由民建聯候選人取得議席,即梁志祥和李偉文。她在毫無參選經驗及對手為現任區議員之下,奇蹟擊敗黃祥光,自此成為元朗區議會的一份子。
2006年社會民主連線成立,陳偉業加入社民連,但陳美蓮並無跟隨他加入社民連,其後區議會選舉也以獨立名義參選,擊敗民建聯嚴國強
2010年底,社民連內部分裂,陳偉業等人於2011年1月轉投新成立的人民力量,陳美蓮沒有效法與陳偉業友好的麥業成而加入人民力量,避過人民力量製造的風波。
在本屆區議會選舉中,陳美蓮同樣以獨立名義參選,但對手與上屆不同,是以獨立名義參選、屬於新界社團聯會系統的馬淑燕,而馬淑燕是梁志祥議員辦事處社區幹事,代表親中陣營,兩名女將勢必有一場惡鬥。

李月民報稱獨立候選人,是督導主任,但翻查1999年區議會選舉的記錄,他曾以民建聯名義參選於2003年以後才改以獨立名義參選。他曾是景湖居業主委員會主席,並連任多屆,直至2011年離任為止。
李月民是「隱形建制派」的表表者,在攻取嘉湖北選區(今M22)後,於2003年競逐連任時改以獨立名義參選,企圖瞞天過海,以繼續攻取以嘉湖山莊景湖居、麗湖居和美湖居住戶為主的選票,並連任成功。自此以後,李月民改以獨立名義擔任區議員,並以相同伎倆瞞騙嘉湖山莊住戶,於本屆選舉繼續獨立候選人名義參選,迎戰人民力量的朱韶洪

陳惠清、趙秀嫻和黃裕材都是「隱形建制派」成員,但與李月民不同,三人都從未以政黨名義參選。三名候選人的所屬選區範圍都與上屆相若,沒有太大改變。
陳惠清原本是梁志祥區議員辦事處的幹事,於2003年參選當時是新選區──天盛選區(M12),擊敗包括陳偉業.麥業成聯合陣營的張國慶和天盛苑業主立案法團主席陳偉文(註:與本屆頌栢選區候選人陳偉文不同)在內的三名對手,首度當選區議員,並繼續與梁志祥共用辦事處。陳惠清於2007年再度擊敗已加入麥業成陣營的陳偉文,順利連任。本屆區議會選舉中,陳惠清受到自由黨陳思靜的挑戰,再度競逐連任。
趙秀嫻與陳惠清一樣,於2003年參選新選區──悅恩選區(M17),擊敗另外兩名候選人當選區議員。趙秀嫻與陳惠清私交甚篤,同樣以獨立名義服務社區,以爭取選民支持。她於2007年擊敗當時以職工盟名義參選的陳志成(現為民主黨社區主任),將會與職工盟的強國偉爭取議席。
黃裕材曾是鄧兆棠議員辦事處的幹事,經常以奇特形象爭取選民支持,在2003年區議會選舉中,曾張示一幅穿上野戰服的宣傳海報,吸引選民投票,於逸澤選區(M18)當選。黃裕材於上屆選舉擊敗郭慶平等人,順利連任,本屆選舉的對手仍舊是郭慶平

袁敏兒和黃勝棠都於2007年區議會選舉以自由黨名義參選及勝出,但都在2008年自由黨分裂後退黨,自此分道揚鑣。
袁敏兒於2007年區議會選舉以自由黨名義參選水邊選區(M02),曾獲前任區議員黃健榮的支持,並當選區議員。不過,自由黨於2008年立法會選舉地區直選全軍覆沒,田北俊和周梁淑怡都被大比數擊敗,二人先後辭任正副主席,劉皇發等人更因此退黨。袁敏兒和黃勝棠在這時候退黨,自由黨在元朗區議會只餘下周永勤和委任議員王威信
袁敏兒退黨後,與新界社團聯會陣營漸趨密切,走上上屆對手李均榮的道路。在任期間,袁敏兒宣傳橫額的調子也有明顯改變,由自由黨時期的藍色,轉為新界社團聯會系統的橙色,與另一候選人張木林相近,可為上述轉變提供佐證。黃健榮並非泛民主派的候選人,但在水邊選區工作多年,擔任光明學校等學校的校政工作,更曾於2003年自動當選,現在仍有選民認同其工作,要驅逐已變節的袁敏兒,只有復出一途。

黃勝棠屏山南選區(M09)的候選人,於2003年擊敗對手而晉身區議會。由於洪水橋和唐人新村都屬於屏山南的範圍,這些地區有不少低至中密度私人屋苑,使這個選區的鄉村人口比例較其他元朗鄉郊選區低,新界原居民不能取得絕對優勢,黃勝棠就是在這背景中勝出,並於2007年順利連任。
黃勝棠在上屆區議會選舉報稱商人,其背景與湛家雄十分相似,同時這背景也反映與新界原居民關係只屬一般,並非利益攸關。黃勝棠退黨後,仍然堅持獨立人士身份,其宣傳橫額改用黃色,並於本屆選舉中報稱全職區議員。張木林是新界社團聯會系統的候選人,與梁志祥關係密切,也因此與新界原居民關係較佳,正好與黃勝棠互相對立,黃勝棠強調自己「沒有政黨任務」,應是影射張木林。

謝巨誠和高俊傑都是新界社團聯會的「新力軍」,與李月民、趙秀嫻、黃裕材等人都獲得支持,對手同樣有自由黨和泛民主派成員。
謝巨誠是天頌苑業主委員會委員,於2003年選舉中,曾與民建聯蕭浪鳴和麥業成陣營的廖任競逐議席。天頌苑是頌栢選區(M26)的主要範圍之一,候選人還有自由黨陳偉文、獨立人士李子強、新民黨黃卓健和民主黨楊世昌李子強是栢慧豪園首屆業主委員會主席,與湛家雄友好,但栢慧豪園和栢慧豪廷都是近年才入伙的屋苑,而新民黨也爭取中產選票,因此形象中產的李子強處於劣勢。由於候選人甚多,身為天頌苑業主委員會委員的謝巨誠可能會漁人得利,擊敗中產建制派和泛民主派的候選人而當選。
高俊傑則報稱足球教練,與自動當選的瑞愛選區(M13)郭強關係密切,參選瑞華選區(M14),挑戰現任區議員、自由黨周永勤,以及公民黨劉冠亨

除了上述候選人外,也有名不經傳、既非建制派也非民主派的候選人,分別為宏選選區何家康(M20)和晴景選區黎雪詠(M21),分別挑戰工聯會姚國威和民主黨吳玉英,以及工聯會鄧焯謙和街工王竣達,相信兩名獨立候選人毫無勝算。

在區議會選舉中,候選人有權報稱有政黨背景或獨立,這是候選人的個人決定,或所屬團體容許的,當然不排除有真正獨立的候選人。可是,除了鄉郊選區的新界原居民和自動當選的候選人外,尚有不少與親中團體關係密切,甚至是委員的候選人,卻報稱獨立,是對選民的知情權置之不顧。

2011年10月24日

11.10.24 - 2+2+1

民主黨本屆區議會選舉中,共派出五人參選元朗區的五個選區,其中兩名候選人競逐連任,兩名候選人挑戰建制派現任議員,一名候選人競逐新選區議席。
民主黨在元朗區不像其他選區受到人民力量的追擊,但不代表民主黨候選人因此較輕鬆,相反,是因為泛民主派在元朗區實力太弱,弱得連人民力量也無法分身,麥業成團隊的唯一辦法是挑戰現任建制派區議員。
民主黨在元朗區的「2+2+1」除了代表參選選區外,也代表候選人的面貌。

民主黨現任元朗區議員黃偉賢和鄺俊宇分別在南屏選區(M03)和北朗選區(M04)競逐連任。前者於1991年起當選區議員,並於同年立法局補選中當選,替補因戴展華辭職而出缺的議席,其立法局工作因1997年落車而結束,但其區議會工作並無停止;後者則於上屆擊敗曾兩度自動當選的民建聯資深議員陳兆基,與姚國威同是當年最年輕的區議員。二人都要迎戰民建聯候選人,即邱嘉強和陳智偉,前者在上屆已參選,後者則接替陳兆基挑戰鄺俊宇。
南屏、北朗兩個選區都以朗屏邨為主要範圍,但本屆區議會選區分界重組後,北朗選區的範圍擴展至原屬元朗中心選區(M05)的東頭工業區和采葉庭,加上對手陳智偉以年輕形象宣傳,與鄺俊宇相似,鄺俊宇要面對新挑戰。黃偉賢所屬選區的變化不大,而他是民主黨在元朗區最資深的成員之一,相信會繼續以其工作爭取連任。

逸澤選區(M18)候選人郭慶平在上屆已挑戰黃裕材,本屆以同一選區挑戰黃裕材。宏逸選區(M20)則由吳玉英上陣,代替正在養病的張賢登,挑戰現任區議員姚國威和獨立候選人何家康。上屆參選的鄺智揚陳志成職工盟李卓人和強國偉的介入,並無參選本屆選舉。
逸澤選區範圍為天澤邨和天逸邨行人通道以西的樓宇,與上屆相同,但宏逸選區與上屆明顯不同,包括俊宏軒和天逸邨其餘樓宇,上屆屬悅恩選區(M17)的天逸邨樓宇重返宏逸選區,而上屆包括在宏景選區的慧景軒則歸入新選區晴景選區(M21)內。
民主黨在上屆區議會選舉失利張賢登不敵工聯會體系的姚國威,需要重整旗鼓。張賢登本來計劃於本屆選舉重返宏逸選區,但他於本年中證實患癌,治癒後需要休養,故此未能參選區議會,預計要來年才會復出,參選立法會選舉。吳玉英擔任何俊仁議員辦事處社區幹事多年,但參選則是首次──她與姚國威除了政黨背景不同外,還有男女之別,另一候選人何家康也蠢蠢欲動,故此吳玉英以女性候選人身份參選也許有驚喜。
郭慶平再接再厲,在同一選區挑戰同一候選人──黃裕材於2003年當選區議員,當時他以鄧兆棠議員助理擔任議員,以奇門招數吸引選民注意。郭慶平能否攻破黃裕材的奇門招數仍是未知之數,但可以肯定的是,認同民主黨的工作應會較上屆多。

楊世昌在元朗區民主黨候選人中資歷最淺,挑戰全新選區──頌栢選區(M26)。頌栢選區顧名思義,範圍包括天頌苑、栢慧豪園及栢慧豪廷,天頌苑東南面的樓宇歸入頌栢選區,頌華選區(M15)的範圍則較上屆小。既然是全新選區,所有候選人都沒有相關往績可尋
自由黨陳偉文、獨立候選人李子強、謝巨誠、新民黨黃卓健都加入這個全新選區,試圖爭取最多選票。陳偉文在天水圍工作多年,最突出的政績是推廣童軍活動,難免能吸引居民注意,黃卓健則以「十大傑出青年」名銜招徠,但新民黨自由黨立場相近,兩者都未必取得優勢。謝巨誠是天頌苑業主委員會委員,李子強則是栢慧豪園首屆業主委員會主席,兩者都代表所屬屋苑的利益,而兩屋苑居住環境截然不同,兩者都未必能爭取對方屋苑居民支持。楊世昌是選區內唯一泛民主派候選人,並非不能突圍而出。

民主黨在元朗區的參選人數與上屆相同,但在建制派強大支援下,勝算仍是未知數。黃偉賢和鄺俊宇能否順利連任,郭慶平和吳玉英能否擊敗現任區議員當選,楊世昌能否在混戰中突圍而出,需視乎其工作表現和宣傳效果能否吸引多數選民支持。

2011年10月23日

11.10.23 - 再一次,自動當選

2011年區議會選舉共有七十六人自動當選,其中元朗區佔有九席。除了上一篇文章提及的四名鄉郊選區候選人(沈豪傑、鄧慶業、鄧家良、鄧卓然)外,自動當選的元朗區候選人還有瑞愛選區郭強(M13)、天恒選區陸頌雄(M19)、天耀選區梁志祥(M24)、嘉湖南選區湛家雄(M25)和錦綉花園選區邱帶娣(M27)
相對於上屆只有新田文祿星(M26,本屆代號為M28)自動當選,本屆自動當選的候選人大幅上升。在小弟印象中,湛家雄已是第三次自動當選,梁志祥和郭強則是第二次自動當選,其餘候選人則是首次自動當選。

嘉湖南選區(M25)是十分特別的選區,選區範圍包括嘉湖山莊樂湖居、賞湖居、翠湖居、天麗苑、天水圍公園、天水圍體育館和天水圍游泳池,選民是私人屋苑或居屋的住戶,當中以樂湖居選民最多。嘉湖南選區與其他位於天水圍的選區分別頗大,絕大部份選民是私人屋苑住戶,這比例只有嘉湖北選區(M22)和錦綉花園選區(M27)可比擬。
湛家雄於1993年樂湖居首屆業主委員會成立以來,一直當選主席,其商人身份也有利於參與屋苑管理的工作,因此挑戰他並不容易。在1994年區議會選舉時,尚未有嘉湖北選區,李月民曾與湛家雄對陣,最終由湛家雄勝出。湛家雄於1999年2003年區議會選舉中都自動當選,而區議員的工作是參與地區議政,湛家雄的獨立身份使他能處於較高位置,沒有因任何政黨背景而被攻擊。
湛家雄於2007年區議會選舉中遇上一名泛民主派的對手──張國慶律師,但民主陣線並非知名度高的團體,麥業成陣營在天水圍的工作也無法挑戰湛家雄,最終湛家雄以高票連任。
湛家雄在區議會的工作並無重大過失,其工作也足以使居民安心,並無其他參選人願意投入幾乎沒有勝算的選區,故此湛家雄在本屆區議會選舉自動當選,是目前元朗區區議員中,自動當選次數最多的議員,比北朗選區(M04)前任區議員陳兆基還要多。

梁志祥與湛家雄一樣,長期在天水圍工作,但他與湛家雄不同的是,其目標對景是公營房屋住戶,而且於1997年左右加入民建聯,成為譚耀宗的愛將。在1999年區議會選舉時,梁志祥於耀祐選區參選,範圍包括天耀邨東面部份樓宇和天祐苑,與天耀選區的黃祥光一同自動當選。
梁志祥於2003年區議會選舉中與黃祥光對調,梁志祥參選天耀選區,黃祥光參選改組後的慈祐選區,與陳偉業陣營的陳美蓮對陣。梁志祥的際遇明顯較黃祥光佳,前者轉區後仍順利連任,後者則被陳美蓮擊敗,自此絕跡區議會選舉。
梁志祥可謂常勝將軍,在天水圍已有二十年光景,是目前民建聯元朗區區議員中,資歷最深的一員。梁志祥更於2008年起當選區議會主席,而他在過往區議會選舉中,均能高票當選(如有選舉),不受政黨立場問題拖累,難怪受到譚耀宗重用。
梁志祥於本屆區議會選舉中,加入新界社團聯會的名義,而與梁志祥有從屬關係的候選人還有天盛選區陳惠清(M12,對自由黨陳思靜)、慈祐選區馬淑燕(M23,對獨立陳美蓮)和屏山南選區張木林(M09,對獨立黃勝棠),相信三人有一定勝算。


郭強的資歷較梁志祥短,但在天水圍的工作非常悠久,在1993年天瑞邨和天愛苑入伙起已投入地區工作,並且於1994年起當選區議員。
郭強於1999年和2007年區議會選舉都高票連任,更於2003年自動當選。
郭強加入民建聯的時間與梁志祥相若,背景大致上與梁志祥相同。瑞華選區(M14)高俊傑是郭強議員辦事處的社區幹事,挑戰自由黨現任議員周永勤公民黨劉冠亨

陸頌雄與梁志祥、郭強不同,是工聯會體系的區議員。由於民建聯和工聯會都容許成員同時擁有對方會籍,因此陸頌雄可以同時以民建聯和工聯會的名義參選。
陸頌雄於2001年天恆邨入伙時才加入天水圍的工作,但工聯會是非常強大的工會組織,並且善於建立人際網絡,包括舉辦各種興趣班、社團活動等,對遷進天恆邨不久的居民,尤其是從區外甚至國內遷進的居民尤其吸引。陸頌雄於2003年區議會選舉中初試啼聲,擊敗兩名對手,又於2007年區議會選舉中擊敗民主陣線王少嫺
天恆邨差不多是工聯會的勢力範圍,而泛民主派在上屆區議會選舉損失不少陣地,宏逸選區(M20)姚國威於上屆選舉擊敗民主黨張賢登張賢登因養病未能重返選舉,改由吳玉英參選,其對手還有何家康公民黨、職工盟、街工等團體也難以深入腹地。
陸頌雄有工聯會的強大支援,而泛民主派在目前形勢下,要擊敗陸頌雄並不可行,故此陸頌雄於本屆區議會選舉首度自動當選。

邱帶娣與陸頌雄一樣,首度自動當選。
據路邊社消息提及,邱帶娣早期以農牧職工會身份參選區議會,於1988年區議會選舉參選元朗北郊選區,當時錦綉花園是新田範圍內,屬同一選區,最終她首次勝出。
1991年,元朗區議會重組選區,錦綉花園從新田獨立出來,成為獨立選區,邱帶娣難以挑戰在新田佔盡優勢的文氏家族,故此轉戰錦綉花園,並且落戶成功。
此後,邱帶娣於1994、1999、2003和2007年的區議會選舉中,都高票當選,成為獨立建制派資深區議員。錦綉花園自成一國,在過往區議會選舉中,沒有泛民主派人士參選該選區,而邱帶娣已連任多屆,大概居民認為參選勝算不大,唯有讓她自動當選。

本屆區議會選舉自動當選的候選人甚多,在四百一十二個選區中,有七十六人自動當選,佔整體差不多兩成。除了葵青區荔景選區(S17)周奕希屬於民主黨外,其餘都是建制派或獨立候選人,當中民建聯佔差不多一半,單是元朗區已有三名候選人自動當選,加上湛家雄、沈豪傑等人,在三十一個選區中,有九人自動當選,包括現任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在內,悉數是親建制的候選人──這數字還未包括為鄉事委員會主席而設的當然議席。由此可見,建制派在下屆元朗區議會仍然是佔盡優勢。

2011年10月12日

11.10.12 - 新界原居民與土地正義聯盟(下)

在這大前提下,新界原居民對政府決策影響力愈來愈小。可是,新界原居民對鄉村的影響仍然龐大,新界鄉議局委員和村代表仍然以新界原居民為主導,而且絕大部份是男性,貫徹中國人重男輕女的傳統,而他們備受政府重視。
也因如此,新界原居民在多個區議會佔有重大優勢,其中元朗區議會於成立以來,新界原居民至今仍有極大影響力,單是由鄉事委員會主席自動擔任的當然議席已有六席,以及六大鄉事區域的九個議席,可見新界原居民的影響力,佔本屆二十九席中的差不多一半,而在2008年以前,元朗區議席主席一直由新界原居民擔任,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戴權元朗區議會成立以來出任主席,直至2000年屆滿為止,廈村原居民鄧兆棠也以委任議員身份,兩度當選主席,現任主席梁志祥則與原居民關係不俗;區域市政局於1999年12月31日被解散前,臨時區域市政局主席劉皇發也是屯門龍鼓灘原居民。

在過往區議會選舉中,新界原居民在元朗區八個鄉郊選區,即十八鄉北(M07)、十八鄉南(M08)、屏山北(M10)、廈村(M11)、新田(M28)、錦田(M29)、八鄉北(M30)、八鄉南(M31),都佔盡絕對優勢,而且清一色是男性,而屏山南(M09)因私人屋苑居民較多,與原居民打成均勢。在是次區議會選舉中,元朗區九個鄉郊選區有四名候選人自動當選,即十八鄉北沈豪傑、屏山北鄧慶業、廈村鄧家良和錦田鄧卓然麥業成派系的甘天成(八鄉北)曾於上屆區議會選舉參選,但以低票落敗,由此可見,非原居民在這些選區幾乎沒有任何勝算可言;唯一例外的是屏山南,黃勝棠曾是自由黨成員,轉職區議員前曾是商人,與新界社團聯會張木林一同競逐議席。十八鄉南選區雖有兩名候選人,即程振明和梁明堅,但那裏差不多所有選民都是鄉村居民,毫無驚喜。

土地正義聯盟是社會運動組織──社會運動組織與參政團體不同,勝算不是組織的最重要因素,反而以引發社會關注視為首位
土地正義聯盟的介入,正好反映新界人面對長期失衡的情況:
1)新界原居民(尤其是男性)VS移民(以1898年起計)
2)權勢者(例如地主)VS無權力者
3)既得利益VS社會公義
4)鄉郊傳統VS普世價值
近年廣深港高速鐵路八鄉菜園村收地及搬遷問題、新界房屋僭建爭議等事件,都將這種失衡情況完全突顯出來。其他較少關注的元朗區土地問題還有新田新圍村非法骨灰龕場、十八鄉及錦田住宅項目、十八鄉南生圍及屏山豐樂圍擬建住宅涉及影響生態等。
聯盟三名成員深入不毛之地,以新界原居民固有價值不同的價值觀注入鄉郊社群,與南方民主同盟為少數族裔權益參選有異曲同工之感。

成員朱凱迪和馮汝竹菜園村支援組的成員,於廣深港高速鐵路項目中為居民抗爭,朱凱迪是區外人士,而馮汝竹雖是原居民,但其女性身份使她備受壓力。支援組在新界原居民和政府兩大勢力面前仍無懼打壓,堅持為以戰後移民為主的居民爭取應得權益,名副其實是以卵擊石,終使政府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讓步,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雖然高鐵工程已經進行,市民反對菜園村居民的聲音大大減弱,但菜園新村的規劃仍未能實踐,而新界原居民在劉皇發勸說後消極配合,使新村進度困難重重。
其他受高鐵工程影響的非原住村落還有八鄉大江埔村、新田攸潭美村等,影響至今仍是未知之數。
朱凱迪的對手分別是現任區議員鄧貴有,他是橫台山永寧里的現任居民代表,以及橫台山下新屋的前原居民代表鄧鎔耀;馮汝竹的對手則是現任區議員、上村現任原居民代表黎偉雄。兩名象徵非原居民、土地使用者、男女平等的社會運動人士,面對三名在八鄉有一定威望的新界原居民,勢必引發一連串惡鬥。

新田新圍村居民周振勤則面對另一故事──與大型商業機構周旋
正如前段提及,一些新界原居民地主會將土地改建為商用設施,部份地主則將土地售予地產商。香港的知名地產發展商是名副其實的掠奪者,普遍缺乏社會責任的意識,不像一些跨國企業重視利潤之餘,也關注環保等議題,難怪網民有「李氏力場」等惡搞,而在元朗區的最大發展商,非新鴻基地產莫屬,並不比惡名昭彰的李氏家族好得多少。
元朗區本來大部份是農地,非常適合耕種或從事其他農業活動,但地主和發展商卻不視農業為第一產業,反而寧願將土地荒廢,也要囤積土地以等候不可知的利潤,1970年代後期的錦綉花園,1990年代的加州花園、加州豪園等,千禧年後的蝶翠峰、新時代廣場、六本木、原築等,以至興建中的錦田下高埔村住宅項目等都本來是農業用地。
新圍村非法骨灰龕場事件正好反映非原住村落居民對大型商業機構的抗爭。居民的對手並非一般商業機構,而是上市公司香港生命集團的附屬公司,雖然其市值已較高峰下跌99%,但新圍村並非原住村落,居民仍難以獨力抗爭。法院裁定骨灰龕場違規,是聖經故事大衛戰勝巨人歌利亞的結果
新田的新界原居民與非原居民雖然沒有錦田和八鄉那樣壁壘分明,但原居民仍長期佔有優勢,當中以新田文氏家族最為強大,許多原居民代表都是文氏族人,另一候選人文光明正是新田永平村文氏家族成員。
由於新田是落馬洲管制站所在地,而落馬洲管制站和皇崗口岸港深兩地唯一每天二十四小時運作的陸路口岸,因此不少物流公司在新田設置貨櫃場、停車場等,地主也樂意將其土地改建為利潤甚高的停車場,尤其以接近管制站的新田數目最多。這些基建和貨運設施不但使新田的土地無法還原為農地,重型貨車更威脅居民的安全。
居民若無法與大型商業機構周旋,其居住和作業的土地必定會被後者侵吞,其用途改變後,也不可逆轉過來。

土地正義聯盟面對的,不僅是新界土地規劃的問題,而更大的問題是,新界原居民在新界土地上佔有凌駕性的控制權,僅次於政府,而他們樂於與商業機構商討出售土地的問題,一般居民未必能夠知悉事件。
土地正義聯盟單是在興建菜園新村已備受阻撓,而區議會選舉不但涉及議席,而且關乎新界原居民的核心利益,新界原居民必定會作出更多阻撓。土地正義聯盟參選無疑是螳臂擋車,但中國已經在香港行使主權,而眾多螞蟻可以包圍大象,星星之火也可以使人關注新界土地的核心問題,新界原居民的特權應在此結束。

11.10.12 - 新界原居民與土地正義聯盟(上)

(更正啟事:《成功爭取自動當選大全暨區選前奏》一文中,因六個選區有參選人未符合候選資格或退選,即東區上耀東(C32)、南區香港仔(D01)、西貢區坑口東(Q04)、葵青區華麗(S13)、葵青區荔景(S17)及離島區長洲北(T10),各選區只有一人參選,自動當選人數更正為七十六人;而民主黨周奕希(S17)也成為泛民主派唯一自動當選的參選人,其餘新增自動當選參選人分別為民建聯趙資強(C32)、獨立黃靈新(D01)、獨立劉偉章(Q04)、獨立黃耀聰(S13)和民建聯李桂珍(T10)。民建聯仍佔自動當選參選人的接近一半。詳見政府新聞公報。)

新界鄉郊地方向來是新界原居民的領地,無論是鄉事委員會,還是區議會,原居民都佔盡優勢,可說是天時地利人和兼備

元朗區早於宋朝已有人聚居於錦田、屏山一帶,其後數百年間,內地移民陸續聚居在新田、八鄉、十八鄉、廈村一帶;元朗舊墟位於十八鄉、元朗站北面,於清朝建立。
十九世紀末,港英政府因戰略需要,避免外國勢力大舉進攻香港,要求滿清政府租借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地段及二百三十五個島嶼給港英政府,《有關拓展香港界址的條約》於1898年簽訂,有效期為九十九年,而被租借的地段則被稱為「新界」
港英政府為方便統治,凡於1898年以前在新界居住的氏族皆屬於新界原居民,其後裔可享有原居民的權利。至於1898年或以後移居在新界居住的氏族,則只屬居民,與港九居民待遇相同。
港英政府管治新界原居民的方式與管治港九地區並不相同,成立多個理民府,早期新界原居民曾與英軍發生武裝衝突,而直至1950年代,新界土地仍以農地為主,當時元朗稻米佔香港農業市場一大比例。
新界原居民一向與港英政府關係不佳,經常為新界原居民的權益與政府發生衝突,早年更有「反英抗暴」的說法。新界鄉議局於1926年成立,由新界鄉村的代表組成,團結了以新界原居民為主導的鄉村士紳。

新界經歷三大轉捩點,第一是內地移民於國共內戰後湧入香港,聚居在香港多處,荃灣、元朗等新界地區人口急劇上升。政府為應付急劇人口增長,於1950年代將觀塘發展成衛星城市,將古代鹽場(官富場)轉化為住宅及工業區,其後計劃在荃灣、沙田及屯門三地發展成衛星城市。荃灣新市鎮是繼已歸入新九龍的觀塘後,首個設於新界的衛星城市──當時葵涌仍是荃灣的一部份,統稱荃灣新市鎮,原來荃灣沿岸的鹽田(即今鹹田街)、沙咀(即今沙咀道)和河道(即今大河道)已不復再,西面海岸也因填海而由海壩街西移至楊屋道,當時荃灣碼頭即現今如心廣場一帶,而葵涌於1960年代末由不毛之地轉變為貨櫃碼頭,其後發展成國際貨運中心,根本上改變了荃灣區的面貌。
人口增長和新市鎮的發展都為新界農業帶來巨大衝擊──新界在1950年代以前,農產品以稻米為主,但稻米收成期長,而且耗水量大,一旦遇上乾旱,極可能功虧一簣,農作物於1950年代起逐漸被收成期短、較不容易受天氣影響的蔬菜取代。

第二轉捩點在1970年代初期,總督麥理浩明白要治理香港,必須以香港整體出發,而過往政府治理港九與新界各有不同政策,於是推行多項政策改革。
在一連串改革中,首場直接針對新界原居民利益的角力於1970年發生,政府制定《修訂婚姻制度條例》,於7月10日經總督批准頒布,並於1971年10月7日起實施。這一重大事件終止了新界過往容許以民間通例制訂婚約的傳統,所有婚姻必須按照官方規定進行。
第二場角力則涉及新界原居民的住屋權利,新界小型屋宇(丁屋)政策於1972年實施,規限丁屋範圍,年滿十八歲的男丁一生可興建丁屋一次,但不可多於三層或高於二十七英尺、每層建築面積不可多於七百平方英尺。這一政策於2011年成為新界房屋僭建問題的爭拗點之一。
第三場角力則涉及土地用途,政府於1970年代擴大新市鎮的範圍,除了原有荃灣新市鎮外,沙田和屯門兩個新市鎮分別在這時期開始大規模動工,元朗、大埔和粉嶺-上水三大鄉郊市鎮也被納入新市鎮的範圍。地產商也對元朗區虎視眈眈,區內早期大型私人屋苑──錦綉花園和柏雨花園相繼於1970年代後期入伙,自此改變區內居住環境。
自此之後,新界原居民對香港政策的影響力已大不如前。

最後一個轉捩點發生於1980年代,經過多年磋商後,《中英聯合聲明》於1984年公佈,香港(包括新界)於1997年7月1日起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接管,那一日是自從1842年《南京條約》簽訂以來,最重要的日子。
一些新界原居民移民外國,雖已身處海外,但仍保留香港居留權,部份原居民更是地主,繼續在香港發揮影響力。而土地政策的改變也使以新界原居民為主的新界地主將原本屬農業用途的土地改建為商用設施,包括露天貨櫃場、機械廠、車廠、廢車場等,仍然務農的居民日漸減少,而且不少是在1950年代以後來港的移民。
英國民主化多年後,香港也於1980年代開始局部民主化,首先區議會於1985年起有直選議席,區域市政局也於1986年成立,立法局則於1991年起推行部份議席直選。
在這年代,政府公佈天水圍新市鎮發展計劃,天水圍大批土地被政府徵用,天水圍新市鎮在1992年啟用後,從屏山北選區劃出,按屋邨或屋苑劃分新選區;香港第二個工業邨──元朗工業邨也於1980年代後期啟用。

(待續)

2011年9月29日

11.9.29 - 令人失望的麥業成

區議會選舉於十一月六日舉行,元朗區的主要勢力分佈沒有明顯改變,唯一不同的是民主派增加一些新成員,當中更有疑似民主派參選。
本人所指的民主派,除了在元朗區議會有議席的民主黨麥業成陳美蓮外,還有職工盟公民黨,而所指的疑似民主派,正是人民力量。更令人失望的是,麥業成跟隨陳偉業而加入人民力量的行列

麥業成具有二十多年社區服務經驗,早於1991年當選區議員,當時其政治聯繫為「一二三民主聯盟」,屬於親台組織,親台的意思當然是親中華民國
人民力量則是一個從2010年政改爭議而產生的團體,它本身不是政黨,而組織也不承認自己是政黨,是單單為報復而成立的組織。簡單來說,人民力量並不代表人民,只是以「民主」為名的暴民
人民力量要報復的,是民主黨和民協不參與去年「五區公投」,並成為「終極普選聯盟」的一員,參與政改進程談判。因此,社民連陶君行接任主席後,主張追擊民主黨的黃毓民等人因陶君行將重點放在地區工作和準備與建制派對陣,不將重點放在追擊民主黨而企圖倒閣,最終倒閣失敗而集體退黨
人民力量的成員組織包括選民力量、前綫、泛藍團體等,還有一些主張追擊民主黨和民協的前社民連成員。選民力量由一群不滿政改的青年組成;認同民主黨理念的前綫成員早於2008年底加入民主黨,餘下的成員並不認同民主黨;前社民連成員更不用說,但最令人費解的是,泛藍團體為何會成為人民力量的成員。

麥業成是香港泛藍團體的代表人物,正如前段所述,他參政早期是親中華民國的。
麥業成與陳偉業的關係早見於2003年區議會選舉,當時二人組成聯盟,以「屯元天水圍民主陣線」的名義參選區議會,使陳偉業屬下的陳美蓮和麥業成屬下的廖任當選,連同麥業成和黃彩媚,共有四人當選區議員,這也是麥業成最風光的時期。
因陳偉業已加入社民連,麥業成等人以「民主陣線」名義參選2007年區議會選舉,有十人參選,陳美蓮則以獨立人士身份參選。過於進取的代價是民主陣線幾乎全軍覆沒,只有麥業成留任至今,反之,陳美蓮連任成功,維持獨立人士身份。
儘管如此,麥業成與陳偉業仍保持緊密聯繫,在親台團體不能獨善其身的情況下,麥業成一度加入社民連。

可惜的是,陳偉業早已變質,在政改一役中更變本加厲,麥業成的判斷明顯錯誤。可是,在親中華民國團體長期積弱下,麥業成和其他親台人士也難以自拔,因與陳偉業的關係,這些團體成為人民力量的成員。
人民力量是為了「票債票償」,報復民主黨和民協不參與「五區公投」。也就是說,人民力量認為自己是唯一民主派,所有與其信念相左的組織都不是民主派,當然,人民力量的追擊對象不限於民主黨和民協,也可以是公民黨或社民連,甚至是職工盟等沒有明顯恩怨的團體,只是不宣之於口。簡單來說,人民力量不過是人數較多的烏合之眾,並非泛民主派的成員,他們理解的「民主」,只是多數人的暴政,正如其標誌一樣。
這樣的立場若套用於台灣的格局,這是綠營的做法,而且是親陳水扁的綠營,絕非麥業成帶領的民主陣線所屬的藍營,或者由蔡英文帶領的民進黨。故此,怎樣也想不到為何藍營的麥業成會投靠相等於綠營的人民力量。烏合之眾無論勢力多大,都必定能夠被輕易攻破,連民建聯主席譚耀宗也不屑一顧,更遑論「民建聯B隊」。麥業成與其他親中華民國的成員加入這樣的烏合之眾,無論怎樣說,都不可能是貫徹理念。

值得慶幸的是,麥業成及元朗區團隊成員並無效法人民力量在其他地區的參選人,並且汲取上屆區議會選舉的教訓,以五員精兵集中挑戰元朗區的民建聯參選人。
麥業成在元朗市鳳翔選區(M06)的唯一對手是民建聯社區主任余仲良,豐年選區(M01)呂堅和元朗中心選區(M05)蕭浪鳴也是民建聯成員,人民力量的參選人分別為李嘉華許昭藩。嘉湖北選區(M24)李月民曾以民建聯名義擔任區議員,在本年中嘉湖山莊三個屋苑的保安服務招標事宜上備受批評,引來朱韶洪挑戰;廖任亦參選頌華選區(M15),試圖一報上屆敗陣之仇,迎戰民建聯社區主任黃煒鈴
人民力量這一政治聯繫必定會對麥業成等人的選情造成負面影響,唯一可以做的是加強宣傳地區工作,以其本身工作擊敗民建聯的對手,為親台人士爭一口氣。本人預期人民力量在來年立法會選舉結束後,將會自動解散,屆時麥業成及其他親台人士將免除這負面標籤,以香港泛民主派中的少數派代表為榮。

11.9.28 - 成功爭取自動當選大全暨區選前奏

《嘉湖山莊》網誌停刊已有一段長時間,原因是近年對天水圍這一社區的感覺較不靈敏,而本人重整網誌時,也較優先處理《萬強戰記》、《摘星者》和《巴敗傳》。
《嘉湖山莊》經過一年多停頓後,本人宣佈網誌正式復刊,並以與過往不同的風格評論元朗區的民生時政狀況。(註:此復刊無追溯力)

區議會選舉於十一月六日舉行,提名期已於九月二十八日結束。
在提名期只有一名參選人報名的選區如下:

灣仔區:B03 鵝頸 鍾嘉敏*
東區:C04 愛秩序灣 顏尊廉*;C10 小西灣 陳靄群*;C12 環翠 龔栢祥*;C14 柏架山 黃建彬*;C15 寶馬山 邵家輝;C17 炮台山 羅榮焜;C18 維園 周潔冰;C20 和富 郭偉強*;C21 堡壘 洪連杉*;C22 錦屏 蔡素玉*;C24 健康村 鄭志成*;C25 鰂魚涌 丁江浩*;C36 漁灣 鍾樹根*
南區:D02 鴨脷洲邨 林玉珍;D12 置富 朱慶虹;D13 田灣 陳富明
油尖旺區:E07 富柏 陳偉強
深水埗區:F02 長沙灣 林家輝
九龍城區:G04 樂民 楊永杰;G09 九龍塘 何顯明
黃大仙區:H01 龍趣 黃金池;H08 東頭 李德康*;H10 樂富 陳偉坤;H13 翠竹及鵬程 蘇錫堅;H17 正愛 陳曼琪*;H19 慈雲東 何漢文*
觀塘區:J03 啟業 施能熊*;J08 順天 郭必錚*;J09 雙順 符碧珍;J10 安利 蔡澤鴻;J11 寶達 洪錦鉉*;J17 廣德 柯創盛*;J18 平田 姚柏良;J24 麗港城 鄧咏駿;J32 牛頭角 陳國華*;J33 淘大 葉興國
荃灣區:K08 荃威 林婉濱;K12 荃灣郊區東 陳偉明;K16 石圍角 文裕明*
屯門區:L09 景興 陳有海*;L17 湖景 梁健文*;L29 屯門鄉郊 陶錫源
元朗區:M07 十八鄉北 沈豪傑;M10 屏山北 鄧慶業;M11 廈村 鄧家良;M13 瑞愛 郭強*;M19 天恆 陸頌雄*;M24 天耀 梁志祥*;M25 嘉湖南 湛家雄;M27 錦綉花園 邱帶娣;M29 錦田 鄧卓然
大埔區:P03 頌汀 譚榮勳*;P08 廣福及寶湖 林泉*;P09 宏福 黃碧嬌*;P10 大埔滘 陳笑權;P17 康樂園 鄧友發
西貢區:Q01 西貢市中心 吳仕福*;Q02 白沙灣 邱戊秀*;Q05 坑口西 邱玉麟*;Q07 維都 陳繼偉;Q20 富藍 陳國旗*
沙田區:R03 禾輋邨 余倩雯*;R06 王屋 梁志偉;R14 下城門 何厚祥*;R22 駿馬 蕭顯航;R27 富龍 羅光強*;R36 廣源 陳敏娟*
葵青區:S26 青衣南 潘志成*;S29 長安 羅競成*
合計:17+20+33 = 70

由此可見,民建聯及其友好團體(包括工聯會公民力量,以紅色星號*顯示)佔自動當選參選人超過一半,在七十名自動當選的參選人中的三十九人
自由黨自動當選的參選人也有三人,其餘自動當選的參選人悉數為建制派成員。
倘若人民力量不執意追擊民主黨民協,而集中追擊民建聯及其友好,將足以阻止任何一名民建聯參選人自動當選──而自動當選的參選人中,不乏身居要職或知名度高的民建聯成員,包括前立法會議員蔡素玉(C22)、東區區議會副主席鍾樹根(C36)、黃大仙區議會主席李德康(H08)、屯門區議會主席梁健文(L17)、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M24)、西貢區議會主席吳仕福(Q01)等。

元朗區參選人自動當選的比率甚高,在三十一個選區中,有九個選區只有一名參選人,即接近三分之一參選人自動當選,包括現任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以及民建聯的郭強及陸頌雄(同時有工聯會會籍),而鄉事派方面,十八鄉北、屏山北、廈村和錦田的區議員皆在無對手之下成功連任,湛家雄和邱帶娣也自動當選,是意料中事。
泛民主派方面,民主黨黃偉賢和鄺俊宇繼續在南屏北朗兩選區競逐連任,民主黨在天水圍北部也有三名參選人,張賢登因養病而未有參選。以麥業成為主的人民力量元朗團隊並無效法其他地區的參選人,悉數只與建制派成員對陣,集中在元朗市的三個選區,以及天水圍嘉湖北及頌華兩選區。職工盟也派出兩名參選人,立法會議員李卓人更強勢出擊,為新工黨參選2012年立法會選舉鋪路。公民黨和自由黨也在天水圍加入競爭,陳美蓮則以獨立候選人競逐連任,並無以人民力量名義參選。
社會運動介入地區議政的例子不多,近年較知名的只有南方民主同盟,本屆區議會選舉有土地正義聯盟的成員參選──周振勤、朱凱迪和馮汝竹的名字在社運界並不陌生,分別挑戰新田、八鄉北和八鄉南的鄉事派,欲以選舉帶出土地規劃、生態保育等議題。
頌柏選區和晴景選區是新選區,吸引民主黨、工聯會、新民黨街工等團體參選,由於沒有往績可尋,兩選區可觀程度甚高。
最特別的是水邊選區(M02),前議員黃健榮與現任議員袁敏兒對陣,雖然二人都是建制派成員,但師徒關係早在後者當選後決裂,兩者正面交鋒,是區內獨有情況。

以上種種在區內的選情,將於區議會選舉前逐一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