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3日

10.1.3 - 紙上談兵

小弟在動筆前,先介紹四組詞語:
1)在眾人都叫好的情況下,仍然指出是錯,是為負隅頑抗;
2)在眾人都說不的情況下,仍然指出是對,是為力排眾議;
3)在真理上是對的,仍然說不,是為不知悔改;
4)在真理上是錯的,仍然叫好,是為指鹿為馬。

2010年的第一炮是元旦大遊行,民主動力指出有三萬人參加,當中絕大部份是為了爭取民主普選和釋放被當局囚禁的異見人士(包括劉曉波)。
另一項焦點是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撥款申請。
小弟最初反對興建的原因,是質疑政府聲稱於2016年每天可有99000人次,當時預計造價是395億元。然而,參閱有關官方及支持興建高鐵的言論後,轉變成原則上的反對,原因眾多,但最根本原因與上述四組詞語有關。

負隅頑抗
根據政府計劃,石崗菜園村是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工地範圍之一,用以興建救援站。政府舉出無數頗具「吸引力」的方案,包括一次過特惠補償計劃,但這些方案都是政府在石崗菜園村關注組抗爭多時才推出,除了官僚作風以外再沒有其他解釋。
問題是,廣深港高速鐵路規劃在2001年開始進行,在2006年3月前已推出香港段初步方案,包括共用軌道及專用軌道方案,為何在2008年11月,即政府落實專用軌道方案後,才通知石崗菜園村的受影響村民。倘若特區政府有誠意諮詢公眾,可用兩年多時間推行公眾諮詢,而非攤放展板和在區議會討論了事,相信興建鐵路也會容易許多。
政府聲稱鐵路可具經濟效益,除了每天可達99000人次外,更可創造一萬多個就業職位,難怪工聯會旗下建造業總工會、鐵路迷(主要是港鐵狂熱份子)等率先叫好。
然而,鐵路工程涉及重大公眾利益,公眾利益並不等於群眾的興趣。在規劃過程中,公眾知情權欠奉,一切資料輕輕帶過,若非有心人很難看到,近月問題愈揭愈多,除了石崗菜園村外,大角咀舊區、象山邨一帶也受工程影響。過程不公義,結果再好都是錯,故此受影響人士負隅頑抗,堅拒鐵路工程上馬。

力排眾議
公眾知情權欠奉是反對興建的主要原因,但不少支持者認為鐵路工程長達可具龐大經濟效益,反指反對者「阻住地球轉」,公然說不。
然而,以符合公眾利益為大前提下,公眾知情權是必需的,大角咀舊區居民居然在撥款申請前四天才被通知受工程影響,公眾知情權被剝奪,故此他們在眾人都說不下,強烈抗議,告訴全港市民他們為公眾利益抗爭是對的。

不知悔改
政府在規劃過程中黑箱作業,在石崗菜園村關注組強烈抗議下,終於推出敷衍性質的特惠補償方案,試圖讓村民見好就收。
家庭自文明出現以來,都是社會的最基本結構,縱使社會轉型,由上世紀的大家族轉變為現今核心家庭,但家庭仍是社會基層結構之一,捍衛家園理當是人之常情。中國自古以來以農立國,擁有近五千年文化,有文字記載的歷史也有三千多年,土地可說是中華民族最重要的資產。然而,特區政府以寮屋區屬於臨時房屋為由,拒絕對方「不遷不拆」的訴求,更強調不會安排整村搬遷,公然向捍衛家園說不。政府試圖以金錢敷衍紮根多年的非原居民,並聲稱有八成居民已登記,對方不會感恩。

指鹿為馬
支持高鐵的狂熱份子不但為高鐵叫好,又舉出「數據」佐證鐵路能長遠達至效益,更認為異議者是「阻住地球轉」,將之大肆批鬥
小弟是基督徒,相信上帝是公義的,並不相信真理是愈辯愈明──否則歪理一多,可以變成真理。在真理是自證的情況下,欺壓弱勢社群是上帝不喜悅的事,從過往官方資料、新聞稿、公眾評價,甚至座談會的表現來看,特區政府的官僚作風導致無數悲劇,甚至出現離譜的個案,不時損害公眾利益。
小弟是社會科學畢業生,相當重視公共政策的過程。內地以「保八」為經濟目標,但經濟並不單由金融等行業組成,背後還有數以億計農民工以每月數百元工資支撐整個經濟體系,無良僱主欺壓員工的情況屢見不鮮,農民(及農民工)才是真正被邊緣化的一群。自兩鐵合併後,港鐵狂熱份子氣燄日盛,不時為港鐵政策護航,上段已提及過程不公義,結果再好都是錯,但支持興建高鐵的狂熱份子居然認為好結果(長遠經濟效益)可以將錯誤的過程(見上段)合理化,可以為發展不擇手段,故此支持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被拉倒。

最後,專家的數據永遠只能作為參考,負責任的經濟分析員不會聲稱其預測準確,政府和支持興建高鐵的狂熱份子以經濟效益支持興建工程,猶如紙上談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