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30日

08.1.30 - 元朗區議會勢力圖

當然議員強制置前
民選議員排名按區議會年資倒序(最近入選計算),年資相同者按選區順序
@民主派區議員(共4人)

**************************************
民主建港協進聯盟(7人)
梁志祥(主席) 郭強 馮彩玉 陸頌雄 呂堅 蕭浪鳴 姚國威

自由黨(5人)
文富穩(當然) 周永勤 黃勝棠 袁敏兒 王威信(委任)

民主黨(2人)
@黃偉賢 @鄺俊宇

鄉事派(13人)
當然:鄧胤楚(副主席) 程振明 鄧致祥 鄧賀年 曾憲強
民選:鄧慶業 文祿星 梁福元 林添福 黎偉雄 鄧家良 鄧貴有 鄧卓然

委任議員(6人,不包括自由黨王威信)
鄺月心 王志強 莊健成 羅建平 戴耀華 鄧廣成

其他民選議員(9人)
邱帶娣(親民建聯) @麥業成(民主陣線)  湛家雄(無黨派)
李月民(親民建聯)  陳惠清(親民建聯)  趙秀嫻(親民建聯)
張文輝(親民建聯)  黃裕材(親民建聯) @陳美蓮(親陳偉業)

**************************************
總計:42人(民選29人,當然6人,委任7人)

2008年1月25日

08.1.25 - 越軌年代

今晚小弟隨意逛逛天水圍北的街道,由天晴邨出發,繞經俊宏軒,然後南下回家。
這晚有雨,隨口就可呼出水氣,行人明顯比沒有雨的晚上少。

不知道是小弟年紀開始增加,還是青少年觀念開放,隨處可以看到男男女女在商場逛街,偶爾看到三五成群,有些青少年人吸煙(不知道香煙到底從哪裏來)。
最引起小弟注意的是一名女生在看書,外貌與一般女生沒有太大分別,但下腹明顯隆起,就算用甚麼衣服也不能遮蓋。依小弟觀察,她應不是肥胖,像是懷孕。
小弟覺得十分心酸,不知道是甚麼原因會便她懷孕──當然以技術角度來說,除了發生性行為以外就沒有其他可能。但肯定的是,對下年代的性知識與資訊愈來愈失衡,在互聯網爆發的世代,青少年人觀看色情資訊愈來愈容易,加上雙職家庭愈來愈多,使子女更容易轉移至朋輩──血氣方剛加上資訊泛濫,後果可想而知。

小弟會對一些女生產生幻想,但有一種力量可以制衡,使小弟不會實行。
青少年人一般較成年人缺乏自制力,在這資訊爆炸的年代,若失去道德力量制衡,會很容易誤入歧途,或最少會抱憾終生。小弟確實不明白為何性教育仍是十年如一日,家長愈來愈傾向提供物質而忽視子女的心靈需要,以致本來可以被挽回的青少年人走上不歸路。
單從平日街頭的三五成群,以至今晚所看到的懷孕女生,青少年人的實際需要往往被成年人(小弟是其中之一)忽視。他們需要的並不是物質上的滿足,小弟倒認為香港生活水準頗高,物質生活可用滿溢形容,但心靈上卻很空虛,否則不會倚靠朋輩,做出許多不顧後果的事。
他們不會無端端聯群結黨,更不會無緣無故發生性行為,在這些行為的背後應有更根本的社會問題。家庭結構改變、教育趕不上資訊流通……一旦有朋友受感染,很容易一傳十、十傳百,擴散下去。簡單來說,他們喪失的是愛和尊重,卻不知道有甚麼辦法,於是走上越軌之路。

小弟所看到的是表徵,卻不一定是主因,解決表徵問題不一定可以幫助對方。
小弟過去四月就是二十七歲,距離青少年的階段愈來愈遠,但小弟認為青少年永遠是社會生力軍,只要他們失去盼望,未來社會也是如此。
今日教育遠遠落後於資訊,使這個世代走上越軌年代,實在是一厥哀歌。

2008年1月5日

08.1.5 - 梁志祥坐正

翻查區議會的網站,元朗區議會主席由梁志祥出任。
正如小弟所料,梁志祥終於坐正,接替退出政壇的鄧兆棠。

鄧兆棠醫生是元朗區最具實力的鄉事派,多次出任區議會(1980-91,1999-2007)議員,1999年開始以委任議員身份當選元朗區議會主席。他也入選前區域市政局議員,更於1991年立法局補選中當選,接替因瀆職判刑的戴展華出任立法局議員,回歸前,鄧兆棠獲委任為臨時立法會議員,並於1998年及2000年選舉中當選直選議員。
梁志祥於1992年開始在天水圍工作,1994年當選區議員,並連任至今,是元朗區議會的常勝將軍。他於回歸後加入民建聯,旋即成為立法會新界西名單的指定候選人,相信今屆立法會選舉仍會出選立法會。由於民建聯於新界西取得三席機會頗大,若沒有太大變數,相信梁志祥當選立法會議員的機會很大。

民建聯於2005年合併後,加上鄉事派與民建聯結盟,鄧兆棠的影響力已大不如前。
民建聯於本屆區議會選舉拉倒三名民主派議員,包括民主黨主將張賢登、民主陣線愛將黃彩媚、老將廖任,副將謝開秋退選,該議席也被蕭浪鳴攻取。雖然陳兆基落選,鄧兆棠不再獲得委任,馮彩玉轉戰民選,但淨增一席,加上自由黨、鄉事派及委任議員都是保守勢力,黃柏仁落選並不影響親建制派的力量,梁志祥當選主席是預期結果。
元朗區議會一直由親建制派支配,民主派一向是少數,故此本屆區議會的決策方向沒有太大改變。梁志祥坐正後,民建聯在元朗區勢必會更強橫。

要改變此困局,民主派必先統合勢力。
以張賢登為主將的民主黨團隊仍會留守天水圍區,繼續為居民服務,策略改變後的民主黨有望於下屆取回天水圍區的其中一席。陳美蓮的工作得到居民認同,並繼續參與區議會工作,連任仍然樂觀。
然而,小弟確實擔心麥業成的親國民黨背景不能吸引天水圍居民的認同。
小弟於區選結束後即建議麥業成解散民主陣線,率領愛將黃彩媚等人加入公民黨。由於公民黨形象中產,成員包括關信基等人,而主席關信基曾在台灣任教多年,元朗區也甚少形象中產的民主派候選人,麥業成及胞兄麥永光可說是其中的例外,麥業成加入公民黨應不成問題。梁志祥坐正後,小弟認為這建議是必要及迫切的,加上張超雄有意轉戰新界西,特別關注天水圍居民的問題,若麥業成加入公民黨,將對選情有極大幫助。
為了應付今屆區議會,民主派絕對有必要重整力量,其中以麥業成的取態尤其關鍵。

2008年1月1日

08.1.1 - 蔡永常牧師安息主懷

我們的牧者蔡永常牧師於2007年12月15日因肺癌不癒逝世,終年六十六歲。
教會於今日(1月1日)舉行安息禮拜,在洪水橋靈糧堂舉行,五堂(即元朗堂、洪水橋堂、屯門堂、元福堂、靈糧學舍)共四百多人出席,一些會友專程從海外回港,瞻仰蔡牧師的遺容。

蔡永常牧師,廣東中山人氏,1941年出生,與兄長惠師、二兄永年一同事奉上帝,早年因家庭問題於初中畢業後外出工作,後因急性闌尾炎不癒,經兄長介紹,得劉永生醫生再做手術治癒,決定一生服事上帝。
蔡牧師重新學習,1977年於建道神學院神學畢業,在修讀神學時已參與宣教工作,先後在兩個差會事奉,向艇戶、印尼居民傳揚上帝的話語。
印尼政府於1980年停發工作簽證,蔡牧師無法繼續在當地宣教,唯靈糧堂因擴展教會事工急需傳道同工,蔡牧師蒙召加入教會,開始靈糧堂的事奉,長達二十七年。
除了教會牧養外,蔡牧師也身兼多個公職,出任元朗靈糧堂總堂理事會主席、元朗區基督教聯會董事、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董事等要職,至患病後才陸續退下。
蔡牧師生前著有多篇作品,今結集為《春華秋實集》,發給教會會友供借鑑。

蔡永常牧師於2006年5月不幸確診為肺癌,由於發現時已是第四期,估計壽命只有三個月,醫生都不予厚望。但他一直服藥,在十八個月後才離世,赴京治療期間更是他們一家唯一舉家團聚的日子,洪水橋堂會友謝建華醫生形容這是上帝的恩典。
小弟對蔡永常牧師認識不深,但他與兄長蔡惠師牧師一樣忠心事主,這是教會上下公認的事實,如今妻子吳慧(惠蓮)牧師接續丈夫從上帝而來的使命,正如盧少華牧師引述的「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摩太後書4:7-8)
蔡牧師確實值得尊敬,除了本港及海外靈糧堂及其會友致送花圈外,元朗區教會、內地教會、甚至特區政府和全國人大選舉委員會的基督徒也致謝,安息主懷不足為過。

蔡牧師,安息了。

----------------------------
附錄-蘋果日報新聞 屯門 床上昏迷牧師不治
蘋果日報 2007年12月16日

【本報訊】屯門洪水橋亦園村基督教會靈糧堂的65歲姓徐(蔡)牧師,昨午1時許,被57歲姓吳的妻子發現他在教會房間床上昏迷不醒,報警後救護員到場,將徐送院搶救證實不治,他患有肺癌,懷疑病發死亡,警方調查事件無可疑。教友指徐(蔡)牧師過世是私人事,拒絕評論事件。
江寶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