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7日

07.12.27 - 天晴邨現身

天水圍最後一個屋邨──天晴邨現身,圍欄已開始拆除。
天晴邨分為兩期,首四座名叫晴彩、晴雲、晴碧、晴海,可於翌年三月入伙,其餘三座仍在動工,預計於2009年入伙,分別名叫晴福、晴滿、晴庭。
除了屋邨設施外,附近還有一座社區會堂,雖然規模不算大,但聊勝於無,總算有供居民活動的地方。喜歡運動的居民可能會失望,附近倒是有足球場和籃球場,101區的休憩公園也在興建,但游泳池、體育館等設施暫未動工。
那裏交通不太方便,只有輕鐵705和706經過,在天悅站下車,巴士線則有264M、265M、276B、967和K73,於天秀路巴士站下車,又提供269B和269C早晨特別班次供乘車上班之用,但作用有限。若於非繁忙時間乘巴士往九龍區,一是先在該站乘車,於大欖隧道轉乘68X、69X、265B、268B、268C、269B或269C,一是在美湖居巴士站乘搭265B、269B或269C。
居民若要購物,附近有頌富商場,雖然商店不多,但對於屋邨居民來算尚算可以,追上潮流的居民可走遠一點,到天水圍最大商場──嘉湖銀座購物,只需十餘分鐘路程。

天晴倒是個好名稱,但媒體將天水圍標籤為「悲情城市」,李克勤更唱衰天水圍,與事實不符,難免使天水圍居民感到心痛,「天晴」也有一點失色。
從區議會選區分界圖顯示,天晴邨一期歸悅恩選區,現任區議員是趙秀嫻,二期歸宏景選區,姚國威即將上任。二人都是愛國愛黨陣營的議員,相信「插旗」不會太困難。
對堅定的民主派成員來說,給愛國愛黨陣營取得議席當然是極不願意的事,但天晴代表希望,使居民感到安心,不管是愛國愛黨陣營,還是民主派,都是他們的使命。
天晴邨終於現身,兩期共四千多戶將陸續遷入,屆時天水圍增加一萬多居民,特區政府的施工速度永遠落後於實際需要,唯有督促政府部門加緊施工,才可配合天水圍區居民的需求,否則「悲情城市」將揮之不去。
天晴邨,實在是可以期待的屋邨,相信天水圍居民應會認同這名稱的意思。

2007年12月9日

07.12.9 - 區選後記:民主陣線成員的出路

民主陣線的成員大敗收場,只有主帥麥業成當選區議員,其餘只能做義務工作。

麥業成從政多年,於1991年以親國民黨組織一二三民主聯盟成員身份參選成功,自此連任鳳翔選區區議員,其政績表現不俗,暫未有其他候選人可以威脅他。
麥業成曾是前線成員,挾著七一效應,並邀請陳偉業支持,與數名獨立候選人組成民主陣線,除了愛將黃彩媚外,也邀請廖任張國慶王少嫺等人加盟,鋒頭一時無兩。
後來陳偉業不再參與民主陣線的工作,麥業成只有自行帶領民主陣線,但七一效應已失,加上他退出前線,而民主陣線過份著重獨立性,始終無法統合成有組織的團體,終於被民建聯及其他親建制人士擊敗,民主陣線全面瓦解,連愛將黃彩媚也無法連任。

小弟總結麥業成(民主陣線)的致敗之道後,現斗膽建議民主陣線成員的出路。
統合民主力量是抗衡愛國愛黨的組織攻勢的必然方針,政黨政治是最有效的途徑,民主黨公民黨社民連都需要實力派加入,解散民主陣線是唯一出路。
麥業成一向與民主黨不咬弦,否則他已加入民主黨,但所屬成員的政治光譜分散,由中產階級至基層工作者都有,如基層出身的婦女工作者王少嫺較接近社民連,甚至可加入民主黨,與老將廖任、民主黨天水圍主帥張賢登一同集結民主力量,謀求突圍而出。形象中產的麥業成、黃彩媚、張國慶、陳偉文等人則可以考慮轉投公民黨,運用其專業知識,加上余若薇等人的指點,重整麥業成核心團隊。
張國慶等人屢敗屢戰,若有政黨的支持,可更有效調配資源,與民主黨、公民黨、社民連等政黨一同部署反擊戰術,相信會更有效爭取區議會議席,以及提及更有效率的服務。

-------------------------
忽然民生(原作:送舊迎新
原作發行:BMA唱片有限公司

落選後,民建聯如空氣,
拒廿三葉劉的選舉敗北立個碑,
沒有挑與批,就讓蔡素玉被人拋棄,
「天主一向保佑民主」福氣。

葉劉都放下,「六四定律」也太可怕,
而普選何價,曾德成批鬥提上它,
馬丁余若薇高掛,憑良心講說話,
鐵票未狂加,左仔謾罵欠打,抵打!

勝選後,陳太滿懷朝氣,
去早抖,曾德成「有感而發」又撐起,
「拿喳沙」逃避,看特首跌落地來挺你,
陳太十成按揭自有天理。

葉劉都放下,「六四定律」也太可怕,
而普選何價,陳四萬上位提議它,
2012年牽掛,尤如政黨拖垮,
也許曾特首變卦,才能遇上它。

葉劉都放下,「忽然民主」也太可怕,
而普選何價,曾德成批鬥提上它,
2012年牽掛,隨時政黨拖垮,
鬧「忽然民生」,左仔謾罵欠打,抵打!

然而又害怕共黨迫害,
我亦看穿譚耀宗的武打。

2007年12月5日

07.12.5 - 一朝天子一朝臣

2007年12月2日,兩鐵正式合併,地鐵與九鐵合併為港鐵,九鐵車廂的標誌旋即轉換為港鐵標誌,車票、制服和路線圖也統一為港鐵規格,九鐵的箭頭標誌不復存在,只有部份車站因工程問題而暫時保留九鐵標誌。
田北辰卸任九鐵主席,連港鐵成立儀式也缺席,錢果豐和周松崗則順利過渡,正式成為港鐵的主席和行政總裁。

九鐵雖有不少詬病,如輕鐵於1997年取消輕鐵月票,九鐵在金融風暴後的通縮仍不減價,合併後港鐵仍堅拒減低輕鐵票價,但輕鐵陪伴天水圍居民成長是毋庸置疑的。
沿途所見,輕鐵車廂的九鐵標誌和路線圖已轉換為港鐵規格,職員制服也變成港鐵的藍黃間色,昔日的藍紅白間色業已消失。只是現在仍有一些地方保留著九鐵的遺痕,如輕鐵1091至1110的車尾仍有「KCR」和橢圓形的痕跡。
此謂「一朝天子一朝臣」,兩鐵合併後,九鐵時代也就隨之結束。
如今小弟提供九鐵時代和合併後的天水圍輕鐵,供各位重溫。



2007年12月2日

07.12.2 - 香港葛福臨佈道大會

區議會選舉終於結案,只有立法會補選的餘波……
選後元朗區大致平靜,不過近日晚上多了不少人。

香港葛福臨佈道大會,葛福臨(Franklin Graham)到訪香港傳講耶穌基督的福音,主題是「新生命,新動力」,大會以福臨香港為宣傳口號,這三天全場爆滿,風韻不亞於父親(即葛培理,Billy Graham)來港時的情景。
特區政府將之列入香港回歸十周年的紀念項目,可見政府也相當重視這項盛事。
葛福臨繼承父親的心志,以禱告為先鋒,故此香港大球場連場爆滿,連元朗大球場和南華會的直播也不例外。

第三場(12月1日)的元朗場次由陳流芳太平紳士分享,又有快必擔任嘉賓和詩歌分享,與香港大球場同步進行。
最重要當然是葛福臨親自主講,他引用浪子的比喻,即路加福音15:11-24。
他指出沒有上帝的生活沒有指望,當小兒子愈走愈遠時,生活會愈來愈失去盼望,甚至要在豬欄打工及吃豬餿,即廣東人俗語的「豬狗不如」,他想起父親,投靠他打工也好,但父親不但不記前嫌,反而主動接納小兒子,顯出上帝的愛超越條件。
他又指出上帝的獨生子耶穌基督降臨世間,是要把應受審判的我們救出來,以自己的性命來取代我們,並且戰勝死亡,死而復活,第四十日升天,完成救贖計劃。人若要有新生命,就必須倚靠耶穌基督,除了基督以外,再沒有其他方法可使人親近上帝。
葛福臨的吸引力不在於講道內容,而是在於其信仰與生活的一致性,他曾經反叛,在外邊玩樂,荒廢青春年華,但他於1974年悔改,並立志奉獻給耶穌基督,與他提及的「New Life, New Beginning」(新生命,新開始)相對應。
葛福臨的生命觸動與會者,不少與會者走到講台前決志信主,這絕非葛福臨的講道特別出色,而是上帝帶動葛福臨和一眾與會者,將眾人帶到上帝面前。

要像葛福臨一樣,必須遵照四項要點:
1)上帝創造萬物,人也是由上帝所造,上帝看這些都是美好的
2)我們生而有罪,因犯罪(包括謊言)而拒絕上帝,因此與上帝隔絕
3)耶穌基督降臨是為我們贖罪,不但為我們釘死在十字架上,更在死後第三天復活,並於第四十日升天
4)耶穌基督是唯一的免罪方法,故此只有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才可享有全新的生命
若願意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則上帝必會給予全新的生命。

(小記:親建制的法律學者梁美芬是分享嘉賓之一,證明宗教信仰與政治立場沒有甚麼關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