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3日

07.11.23 - 麥業成致敗之道

麥業成為首的民主陣線於區議會選舉慘敗,只有麥業成當選,當選率只有10%,比泛民主派其他派別還要低,連任率更只有33.33%,是當中最低的派別,如今麥業成老貓燒鬚,以「一將功成萬骨枯」形容再適合不過。
麥業成在殖民地時代就出任區議員,具有二十多年社區服務經驗,於鳳翔選區(M06)長期當選,可說是泛民主派的專業政客,其餘同區議員中,只有民主黨黃偉賢民建聯梁志祥能稱為政客(此詞語並無貶義)。
若民主黨失去最多議席,民主陣線則是流失率最高的泛民陣營,小弟作為泛民主派支持者,以麥業成為例,分析泛民主派致敗之道。

1)地區工作模式過時
1999年黃彩媚憑著麥業成的名氣當選區議員,但地區工作模式過時,黃彩媚本身是律師,只能義務提供法律意見,做個案不等於提供到位的服務,今天的民建聯也不再是1999年的民建聯,選舉結果已證實它是成熟選舉機器--不要忘記民建聯元朗支部就在中國銀行元朗支行附近,即在豐年選區(M01)內。
採用1999年選舉模式的黃彩媚應對2007年的呂堅,最終連任失敗。
這情況同樣發生在天盛選區(M12)陳偉文身上,他雖身為業主立案法團主席,但陳惠清與民建聯關係密切,多少吸納同伴梁志祥的競選模式,以致陳偉文只能取得一千餘票,遠低於現任議員陳惠清。

2)牌形難以引發共鳴
廖任也好不了多少。
廖任本身有地區服務經驗,加上七一效應的幫助,首次參選即當選,但廖任擅長打悲情牌,以抒發不滿為方針,馮彩玉則較傾向建立正面人生觀,較受屋邨選民的歡迎,加上普選不是選民首要關注的問題,單靠悲情牌和普選牌難以引發選民共鳴。
廖任不但不能攻取頌華選區(M15)的鐵票,反而失去中間選民的支持,不少原本支持廖任的選民都改投馮彩玉和陳志悔,以致他以剛好一千票高票落選。
王少嫺也是擅長打悲情牌的候選人,她是天水圍婦女關注組織的主席,但她面臨的對手是民建聯和工聯會的聯合代表,對手是善於籠絡人心的組織,單靠婦女牌和普選牌無法迎戰天恆選區(M19)陸頌雄,比廖任還要慘淡。

3)背景選區互不相配
麥業成陣營的挑戰者不單出現服務模式過時和牌型不合的問題,性格和背景與選區結構互不相配也是落選的原因。
張國慶明明出身基層,並任職律師,但嘉湖南選區(M22)以中產階級為主,他們尋求安定,不想有太大改變,而湛家雄基本上滿足選民的要求,除非是投普選票,否則難以吸引中產選民的支持。
麥永光是落選者當中選情最理想的一名,但也有錯配的情況。
麥永光以碩士名銜參選區議會,但元朗中心選區(M05)是舊社區,新來港人士及長者票較多,高學歷反而不利選情,最終由學歷最低的蕭浪鳴當選。
甘天成更是明顯失敗的例子,他在鄉事背景濃厚的八鄉北選區(M28)參選,選民普遍對普選無所謂,最重要是穩定、穩定、再穩定,根本不想求變,終於他獲得元朗區泛民主派代表的最低得票數字--一百五十八票。

4)義工參選票源單薄
候選人多是義工,不但名不變傳,更是票源單薄,可說是麥業成陣營的致命傷。
朱祖恩並不是嘉湖山莊居民,連吸引選民的最低要求也達不到,空降部隊實在難以與景湖居業主委員會主席李月民抗衡,以致與空降的張國慶同一下場,於嘉湖北選區(M21)取得不足兩成選票落敗。
鄭志明也是名不經傳的例子,他任職文員,近年才當義工,名氣遠遠不及現任議員郭強,義工迎戰全職議員,連教育出身的張賢登也要落敗,何況是迎戰長期在瑞愛選區(M13)當選的郭強!

總結麥業成陣營的分析,泛民主派的致命原因如下:
仍然沿用1999年的選舉模式,難以力敵改革後的民建聯;
打悲情牌和普選牌已不能迎合選民的需要,難以引發共鳴;
候選人背景錯配,基層出身的候選人參選中產選區,中產階級反而參選基層選區;
義工參選票源單薄,難以與全職選舉機器和地頭蟲抗衡。

當然,事後批評相當容易,但要提出正面建議就很難,做好事前準備更是難上加難。泛民主派若不改變選舉策略,2008年立法會選舉和2011年區議會選舉只會輸得更慘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