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1日

07.10.21 - 關愛天水圍燭光晚會

天水圍天耀邨於2007月10月14日發生家庭慘劇,一名三十六歲女子將兩名子女抛出窗外後自殺,造成三人死亡,除了揭發一宗家庭悲劇外,也揭示特區政府在房屋、社會福利等方面的失誤,亟待社會關注。
就此,泛民主派舉行燭光晚會,除了何俊仁、李卓人和梁耀忠外,也邀請了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張超雄發言。
大會主題是「不再悲情 燃點希望 全面支援 共同承擔」,小弟身為天水圍居民,感受到外界對天水圍這個社區的漠視,不但在於房屋和社會福利方面,就業情況也缺乏支援,以交通津貼為例,政府只提供半年搵工及低收入(月入五千六百元以下)津貼,雖然可以應急,但不能長遠解決生活問題。
我們天水圍居民並非外界想像中「悲情」──嘉湖山莊樓價低,適合想盡快換樓的住戶入住,公屋的租金也遠比市區低廉。此外,西鐵票價雖不合理,但有多條巴士線,要出入尚算容易(雖然在外上班/上學的居民要付出每月數百至千多元的車費)。

實際上,我們看見的是,特區政府並未積極回應天水圍這個社區的特殊需要,只以官僚的統計數字進行規劃,漠視社區的人口結構,加上能在天水圍提供就業機會的公司不多,最大的僱主大概是麥當勞,領匯和長實提供的商機也相當有限,以致低收入人士長期無工開,即使有工開也給鐵路/巴士公司吸取相當比例的收入。
貧窮並不是眾多單一案件組成的問題,而是社會整體結構出現問題,假若不從根本問題著手,貧窮問題只會一代接一代,愈發加劇。
我們天水圍居民積極奮發,不會比其他居民差,偏偏外界人士無法理解天水圍居民面對的不公平對待,特區官僚也只以官腔應對,根本無法解決根本問題──
1)社區設施嚴重不足,三十多萬人口只有三所綜合家庭服務中心,一座非標準游泳池,兩所體育館,運動場南北各一套,兩所公共圖書館,一所政府普通科診所,及數所社區服務中心,屋邨的活動空間也很有限。
2)社會福利機構受到資源增值(EPP)所限,加上整筆撥款和服務質素計劃(SQS),中心主任被迫忍氣吞聲,更遑論前線社工,即使工作量超標也無能為力。機構之間各自為政,正是因為無法在有限資源中解決自身的工作量,以致難以協調,甚至互不信任。
3)人口結構才是最根本問題,天水圍公屋特別多,早期有天耀和天瑞,加上配套居屋天祐和天愛苑,接著有天慈和天麗苑,雖有天盛、天頌和天富三條居屋屋苑,但天華、天悅、天逸、天恩、天澤、天恆和俊宏軒陸續落成,未來一兩年更會有新型公屋〔天晴邨〕落成。反之,私人樓宇真的少得可憐,只有嘉湖山莊五十八座加兩座、慧景軒三座、以及新近落成的栢慧豪園五座,而且全部由長實全資/合資擁有。

從以上三點來看,低收入/綜援人士在天水圍居民中佔很大比例,即使就業也面對低收入和開工不足的問題,加上社區配套嚴重不足,有冤無路訴,最終爆發多宗慘案,包括2003年天逸邨十五歲女生自殺案、2004年天恆邨一家四口兇殺案、2006年天華邨三女子燒炭自殺案、2007年天耀邨精神病女子懷疑謀殺兩子女及自殺案。
特區政府絕對有需要正視天水圍社區規劃的問題,否則只會是特區之恥。

附錄:關愛天水圍燭光晚會圖片(更多圖片
關愛天水圍燭光晚會